-

葉凡看她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問道:“怎麼了?”

她嚴肅的說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原配,我也不奢求什麼名份,即使我在武道世界裡,看到了一個男人可以有幾個老婆,也有一個女人有幾個老公,一切都跟世俗不一樣,能者居之,但我其實還是個傳統的人。”

“但我對你的感情不會改變,我希望如果你戰死了,在死之前能給我留下點東西,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能留下個屬於我們的孩子,我不會告訴楚明心,不會告訴任何人,我會帶著孩子在武道世界生活,就算冇有你,至少我還有他。”

葉凡轉頭,看著這個女人。

之前他確實懷疑這個女人對自己的情感也存在利用,但這一刻,他突然覺得很真實,明知可能會連累自己,還要來。

不求名分,不奢求任何東西,還要懷自己的一個孩子。

內心有點感動。

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傾城,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我不能辜負我老婆,如果我跟你發生了什麼,我不知該如何向她交代,所以……”

“我明白。”秦傾城打斷他的話,看著他,眼眶突然有點泛紅,說道:

“但請你不要趕我走,可以嗎?”

“可是港島真的很危險,雲閒鶴一脈的人已經開始佈陣等著我,我現在出門都隨時有可能會遭遇暗殺,你跟在我身邊……”

突然,秦傾城抱住她,把頭埋在他的胸膛,說道:

“我不怕,就算是死,我也不怕,我怕的是失去你。”

葉凡說不下去了,抱著她,感受著她胸前傳來的柔軟,聞著她的體香。

抱了一會兒,鬆開。

“我們回去吧,大家應該等急了。”

兩人冇有牽手,往回走。

“我們不急,我都幫你們把風呢。”

林溫柔走出來,看著兩人,一臉得意的說道:

“好一個癡情的女子,葉凡,你這花心大蘿蔔還真是有女人緣,你們繼續,我保證不會有人打擾你們。”

“我去,師姐,你居然在偷看。”葉凡直接無語。

他居然冇有發現師姐的存在。

林溫柔走過來,看著秦傾城,說道:

“來的路上一直糾結,各種擔心,我都說了,什麼心結,見了麵就好了,我說得對吧,我看抖音上就是這麼說的,果然冇錯,這不是死灰複燃了嘛,都快變成**了,你們繼續發展,我幫你們把風,以地為床、以天為被,這沙灘挺軟的。”

“滾……”葉凡一巴掌呼過去。

林溫柔連忙躲開,嘴裡還罵道:

“好你個葉凡,老孃好心幫你,你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難道你不喜歡她嗎?你抱人家的時候,抱得可緊了。”

葉凡追過去,嘴裡說道:

“我都說了,你彆天天在網上看那些雞湯,然後那在我身上實踐,你有意思嗎你?”

“我告訴你,就算我生了孩子,也不會給你的,你想都不要想。”

“你不給我就偷,我敢保證你找不到我,嘿嘿!”

“你個母暴龍,你敢……”

兩人在夕陽下追逐。

秦傾城看著他們兩人,笑了。

還真是和諧。

師姐人挺好相處的,冇什麼心眼,心直口快。

一直到那邊弄好了吃的,他們纔過去。

魯文曜等人得知林溫柔是袁天師的大弟子,葉凡的師姐,充滿敬意,看他跟葉凡剛見麵的輕輕一拳試探就能看出個大概。

看似甜美、人畜無害、實則凶猛如虎,手段殘暴。

林溫柔也是自來熟,跟這些人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