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他走!”

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不大。

秦傾城被人鬆開,但她知道這些人都是針對葉凡的,頓時握拳,一股強大的勁力凝聚起來,一拳打在旁邊一位術法者臉上。

這些人也是始料未及,捱了一拳。

“你……”被打得術法者怒火暴起,想要想要殺了她。

“住手!”一箇中年男人抓住他的手腕,目光盯著秦傾城,說道:

“我們要幫莊師叔還這個人情,下次在遇見,殺無赦,內經巔峰武者,你可以走了,你若再出手,彆怪我不客氣。”

秦傾城渾身爆發出一股氣勢,怒瞪在場這些人,大聲說道:

“我不走,你們要殺葉凡,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中年男人雙手快速結印,以精神力攻擊,秦傾城完全冇反應過來,已經暈過去了,看向旁邊一位術法者,說道:

“把她帶下山,送到市區離去,人情總是要還的。”

秦傾城直接被帶走。

而站在陣法之內的葉凡也能夠感覺得到她的氣息已經遠離大東山,頭頂上的陣法紋絡變得越發清晰,一條條錯綜複雜的紋路閃爍著光芒,詭異的符文不停的跳動。

大東山之上的黑雲不斷壓下,滾滾悶雷不停炸裂,居然下起了雨,雨水還能附著在陣法之上,似乎化作他們的利器。

“所有人聽令!”

一道聲音很低沉,響徹大東山,葉凡也能聽到了,這是他聽到的第二個人說話的聲音。

“啟陣,殺敵!”

一個個陣法亮起,互相交錯,環環相連、整個大東山的空氣流動被牽引、似乎成為一個獨立的空間,和外界的流動完全不同。

外麵依舊是月光照耀、銀白色的光輝普照大地。

大東山似乎隔絕了外界,連重力都在增加,空氣中層層震懾之力壓下,牽動著腳下山勢大脈。

葉凡站在陣法之中,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一切變化,他輕閉雙眼,感受一切,大地之力、自然之力都被利用上了。

不愧是殺過入道境強者的術法者。

一股無形的壓力震懾下來,肩膀有點重,踩在地麵上的腳有點陷進泥土裡。

這是在他完全放鬆的情況下。

不過他不可能永遠這麼任由敵人擺佈,敵人在試探自己,他也想要試探敵人,這些人雖然不是雲閒鶴,但也得到雲閒鶴的真傳,對他半個月後大戰雲閒鶴也是有一定幫助的。

砰!

腳下一跺,一個陰陽圖瞬間出現在周身,不斷擴大,伴隨著神識步步侵入,和術法者的精神力相互碰撞。

但卻冇有攻擊性,神識深入地下,勘察敵人的陣法根基,如何引動地脈之力。

突然!

陣法內出現了濃濃的煙霧,讓人視線模糊。

不過這對葉凡來說並不算什麼,感官即可感應一切。

嗡!

劍芒,三方來襲。

實力不俗、伴隨著陣法之力、自然加持、劍氣激盪而來,速度極快,直奔葉凡。

葉凡雙手將陰陽尺一分為二,拿在手中。

冇有猶豫,化尺為劍、兩手一揮,兩道劍芒直接殺出,兩道化四道,迎接殺來的三道劍芒。

劍勢自出,引動天地之靈氣、如長虹倒掛,切過去。

鏘鏘鏘……

“啊……”

三道慘叫傳來,三個人影橫飛,血液迸濺而出,濃濃的煙霧被染上了鮮紅的血色,血腥味開始瀰漫在陣法之內。

剛纔殺來三人並不強,應該是丹勁修為,已經重傷。

葉凡並未下殺手。

他在感知陣法。

突然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