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脈根源,看來你們找到了一個很不錯的佈陣之地,大東山的主乾地脈都被你們利用了。”

冇有人迴應葉凡的話。

隻聽到那低沉的聲音再次出現:

“萬重山大陣,起!”

這是壓製陣法,聯動所有陣法的作用,彙聚到葉凡的麵前,無窮的沉重之力震懾而來。

葉凡明顯感覺到重力的壓迫。

這是遇到第一個有壓迫感的陣法,比東瀛國遇到的強多了。

如果是宗師在此,估計實力會大大削弱,被丹勁武者擊殺也不奇怪。

“萬箭穿心大陣,起!”

最外層有一個陣法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吸引著雷電之力、牽動著無形的自然之力、居然凝聚出一把把箭羽。

箭羽鋒芒、快速形成,數量不斷增加、附帶著陣法之力、箭頭全部朝著最中央的陣法、

八位控陣人雙手快速結印,手法統一,互相之間還有一些聯動,他們的精神力共享,這不是層層疊加,而是翻倍激增。

掌控箭羽、箭羽爆發出來的光芒璀璨無比,卻帶著滿滿的殺意。

密密麻麻的箭羽呼嘯而出。

壓製陣法削弱被困在陣中之人,無數箭羽幾乎同時射出,這種組合陣法的出擊,就算是宗師也毫無反抗之力。

葉凡雙手拿著陰陽雙尺,迸發出越來越強大的劍芒,劍勢驚駭、顯得有些霸道,他還在感應,,冇有以精神力驅散身邊的壓力。

雙手快速舞動,讓劍芒在周身形成一個防護罩,乳白色的劍芒彷彿化身防護罩,擋住了所有殺過來的箭羽。

呯呯呯……

響應個不斷。

“什麼?劍芒成盾?”

主導陣法的術法者很是詫異,這種能力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麵色嚴峻,眉宇間皺成一個川字,盯著陣法之內。

他掌控全域性,發號施令,關注葉凡的一舉一動。

若是劍氣,還有可能擊破,冇想到居然用劍芒築出一個護身盾!

“師兄,咱們目前所施展的陣法已經足以將一個入道境中期武者的修為壓製到宗師境,從葉凡的狀況來看,他明顯也感受到陣法的壓製,卻還能發揮出這樣的實力,此人確實很強,而且我感覺他的出招方式似乎跟我們所見的武者都有所不一樣。”

說話的是一位老年模樣的術法者,深邃的眼眸盯著陣法中的葉凡,很是不甘。

陣法主導者緩緩說道:

“這還不是他的真正實力,他連反抗陣法都冇做,釋放出一個冇有攻擊性的陰陽圖,卻不進行精神力方麵的反擊。我們在試探他的底線,他也在勘察我們的招式。”

“什麼?這……這大陸仔這麼狡猾?”旁邊一位女術法者驚叫,說道:

“我們的功法都是傳自雲閒鶴師祖,他對我們瞭解,也算是提前對師祖瞭解,他在為和師祖一戰做準備。”

“那也得他能從這裡活著離開再說,啟動天罡陣!”

“犟,真犟!”

雲閒鶴看著有點氣人。

直到現在都冇看到葉凡破陣,也冇有展現真正的實力,而是在瘋狂試探自己一脈的實力,明顯就是在摸索陣法的佈置方法。

梁初心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師兄,葉凡還是傲,他現在都冇有主動攻擊,隻是承受攻擊,甚至連修仙者的神識都冇用上,這就是瞧不起你的創造力啊,這些陣法都是你親自創造出來的,或者進行改進而來,人家葉凡根本冇放在眼裡。”

“哼,那是因為控陣者不是我,不然他可不會這麼輕鬆!”雲閒鶴冷哼一聲,真的被氣到了,這葉凡太傲了,簡直不把他這一脈的人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