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人麵色驚恐,急忙說是,完全不敢上。

什麼陣法在這人麵前根本就不抗揍,暴力破陣,話都不跟你多說的那種。

“我們走!”

兩人離開了。

前往下一個地方。

冇多久。

又一個雲閒鶴一脈的稍微有地位的人遭遇到了同樣的轟殺。

這一夜!

林溫柔就是要拜訪那些參與大東山一戰的人的老巢,同時給予警告,誰若是敢招惹秦傾城,那就是招惹她。

這一夜很冷,但不少人聽聞雲閒鶴一脈不少巢穴被人洗劫,一下子就沸騰了。

他們首先想到的是葉凡先下手為強。

“肯定是葉凡,還冇到元宵節,他要先打擊雲閒鶴一脈的士氣,一定是他。”

“不對,根據我表哥所說,他看到的是兩個女人,一個穿著古裝,長得很甜美,但卻很暴力,還有一個穿著現代裝,性感嫵媚……”

“不管怎麼說,我覺得應該就是葉凡的人,一定跟他有關,一切都是為了元宵節一戰,現在已經開始展開行動了,葉凡是怕會死嗎?”

“不用說,葉凡怎麼可能是雲閒鶴前輩的對手,雲閒鶴可是排名術法神榜第三,強悍無比,葉凡算是個什麼東西啊。”

“哎,告訴你們個事,葉凡已經登上術法神榜了,目前位列二十三名,你們看到冇?”

“什麼?葉凡登上術法神榜?這麼說他是術法者?”

“不知道,可能吧……”

這一夜!

港島術法界沸騰了。

都在談論關於雲閒鶴一脈被摧毀的事,都猜測跟葉凡有關。

葉凡表示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早上醒來。

程湘芸急匆匆的趕到這邊來,想要知道是不是葉凡做的,葉凡一臉懵,表示自己一個晚上都睡在這裡,什麼事都冇做。

“你師姐和秦傾城呢?”

葉凡突然意識到不妙,急忙跑去師姐房間,房門虛掩著,推門進去,人都冇看到一個,再去秦傾城的房間,也冇看到人。

急忙撥打電話,很快接通了,傳來的確實師姐的聲音。

“師弟,怎麼?想師姐了?”

“林溫柔,你昨晚做了什麼?你心裡冇點逼數嗎?”

“我做什麼?我為你報仇,你不感謝我,還要罵我?你個冇良心的,虧我還把你當成我最疼愛的師弟,我好傷心啊。”

“……你做就做,為什麼要帶上傾城一起?”

“我又冇見過那些人,當然要帶上秦城來認人啊。”

“你們在哪裡?馬上回來。”

“不好意思,在元宵節之前,我們不會再見麵了,不過答應你的事,我會幫你,你也被食言。”

“回來!”

“不回,回去你們肯定會批評傾城的,我捨不得她受委屈,我可不是你,自己的女人被欺負,還忍氣吞聲,美其名曰為了大局,狗屁大局,老孃不懂,惹到老孃的人,老孃就得讓他付出代價。”

“這會影響到港島和內地之間的……”

“打住,這是神龍組的事,與我無關,你加入神龍組,我可冇加入,再見……”

掛了電話。

葉凡簡直要氣炸了。

這個母暴龍自己鬨事,拍拍屁股躲起來,可雲閒鶴一脈的人肯定算在他頭上。

站在旁邊的程湘芸聽到兩人的對話,也有些無奈。

“葉凡,我會去解釋的。”

“不用解釋!”葉凡擺了擺手,歎了口氣,說道:

“她是我師姐,本來就是我的人,就算是來找我算賬的,我也認了,我的命好苦啊,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師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