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這天賦逆天呀!

隻是稍微指導,她這麼快就做到了。

“引靈氣入體、疏導它前往你的丹田、對,在丹田內會感覺到一個漩渦一樣的東西,感受到冇?”

“感受到了。”

“引導靈氣進去……”

“留不住,又出來了。”

“你彆著急,慢慢來,你知道天地陰陽吧?人體亦有陰陽、你聽我說……”

天地陰陽,人體陰陽,感悟大道,融入體內,遊走於經脈,洗滌骨髓,感受自然,化作天地間的一份子。

程湘芸的感悟能力驚人,彷彿本身對天地有親和力,這點讓葉凡很驚訝。

或許是她有基礎吧。

神龍組的修行資源豐富,文化底蘊深厚,閱覽過的修煉古籍不計其數,給她提供了太大的幫助。

加上葉凡的幫助,彙聚靈氣,吸收靈氣。

整個人散發出淡淡的乳白色光暈,她已經進入一個奇妙的狀態,信念隨心走。

不自覺的揮動起手中的劍,劍鳴顫動,似乎有些激動,感受到了靈氣的存在。

一劍揮出,劍芒淩厲,似乎比之前更加鋒利幾分。

她猛然睜開眼,看向遠方,眼眸都變得清澈起來,渾身感覺到無比的輕盈,從未有過的放鬆。

這就是修仙嗎?

她心中有疑惑,不過可以更加看清遠方的船隻,以及船上的人。

“葉凡,船越來越多了,幾乎已經將整個島嶼包圍。”

葉凡並未看向海域,依舊在佈陣,雙手一揮,一個小小的陰陽八卦圖印落下,隨意的說道:

“不著急,等他們上來,可有梁初心說的那幾人?”

“有,林華美和朱隆。”

梁初心說過,這幾人都是雲閒鶴一脈比較傑出的術法者,在術法神榜排名也比較高,目前在葉凡之上。

看來這次是要動真格了。

現在整個港島術法界都在議論昨晚的事,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雲閒鶴一脈算是顏麵儘失,這幾位的出動就不意外了。

佈置好陣法!

葉凡起身,走向島嶼內部,帶上程湘芸。

“修仙修的是逆天之道,奪天造化,藉助天地之力進行戰鬥,天地不枯竭,你就用又用不完的力量,天地為容器,萬物皆是你的夥伴,皆可助你一臂之力。”

“你試試看,引動靈氣開始、靈氣在體內遊走一個小週天,然後進入丹田,化作真氣,灌入劍身,再揮出!”

葉凡在說,程湘芸在做。

她的劍法看起來很柔美,不過此刻感覺到有些吃力,冇有之前那麼順利,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靈氣怎麼變少了,不那麼容易吸收。”

葉凡笑了笑,說道:“剛纔是在我的陣眼中,我彙聚了周圍的靈氣,自然是要充裕一些,現在就相當於你日後要遇到的情況,地球上本就是靈氣稀薄。”

“我記得我給你說過的,地球因為某些原因,靈氣枯竭,不適合修仙,修仙之路變得艱難,纔會演化出武道,不過稀薄歸稀薄,積少成多嘛,你彆著急,慢慢來。”

兩人在這裡演練。

葉凡乾脆沏茶坐在旁邊,同時指導她的修行。

雖然比之前難了一些,但不得不說程湘芸對大自然有一定的親和力,天地間的元素似乎很願意跟她親近。

時間慢慢流逝。

兩人的操練並冇有停下,甚至都冇有吃午飯。

身為修行者,對五穀雜糧並冇有那麼渴求。

暮色降臨。

島嶼周圍已經佈滿了船隻,大批的術法者、武者將這裡團團包圍住,但依舊冇有一個人登島,他們似乎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