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是在裝酷嗎?擱老子麵前裝酷?”

一巴掌扇了一人的臉,鮮紅的五指印出現在臉上,隱約間看到鮮紅血液滲透而出。

葉凡再也不理會這四人,轉身看向滿臉驚恐的劉誌輝,他不斷朝著門口挪動。

“你……你要乾嘛?”

“你彆過來,我可是劉家的人,你都不過我的。”

葉凡邁開腳步,走過去,來到他的麵前。

啪!

一巴掌抽過去。

響亮的耳光在房間內不斷迴響。

“你不是一箭雙鵰嗎?”

啪!

又一巴掌扇過去。

兩邊臉都被打腫了。

“我的老婆也是你能染指的?”

抬腳一踢褲襠。

慘叫傳來。

“就你也配?”

劉誌輝感受著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傳來的劇痛,苦不堪言。

“我……葉凡,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劉家不會放過你的……”

一拳打在腹部上。

打得他弓著腰,捂著腹部,慘叫連連。

“劉家很牛逼嗎?在老子麵前橫。”

說完,胳膊肘打在他的腰上。

他整個人都被打趴下。

躺在地上慘叫不已。

葉凡不屑一哼,朝著門口走出去。

關上門。

居然聽不到裡麵的任何慘叫聲。

這房間的隔音效果還真是好。

順便把人鎖上。

趕緊跑回鑒定現場。

迎接過來的是霍天南,他滿臉著急。

“葉醫生,你冇事吧?他們冇怎麼著你吧?”

葉凡說道:“他們能怎麼著我啊,我讓你帶來的人,你帶來了嗎?”

霍天南看到他手上帶有血跡,衣服上還有一丟丟不顯眼的血跡,有些擔憂,但既然他安然無恙的出來,應該是彆人的血,說道:

“我已經帶來了。快,跟我來。”

來到現場。

鑒定員洪文富和常浩蕩兩人正在舞台上準備宣讀鑒定結果。

在霍天南的帶兩下,來到舞台最前方。

這裡有七八個人,還有小孩。

霍天南看著這幾個人,說道:

“葉凡,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李桂英和杜曉霞,這些是他們的孩子。”

有霍天南作為介紹人,兩位嫂夫人還是很客氣的和葉凡打了聲招呼。

葉凡注意到舞台上的兩個檢定員時不時的看向這裡。

當看到葉凡時。

兩人愣了一會兒,特彆是看到自己的老婆和葉凡打招呼。

同時葉凡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洪文富的老婆李桂英拍照,兩人近距離接觸,還說話。

洪文富的額頭冷汗直流。

常浩蕩也好不到哪裡去。

不過兩人站在聚光燈下,麵對著眾多媒體人以及大眾,也不敢交頭接耳,他們的麵前就是話筒。

洪文富關掉手裡的話筒,常浩蕩也很有默契的關掉。

兩人依舊麵對大眾露出和善的笑容,嘴裡卻小聲說道:

“他怎麼來了?劉少怎麼辦事的?”

“媽蛋,他的手機就在我老婆手裡,這傢夥怎麼和霍天南認識啊,這不是要逼死我嗎?”

“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我的一切都是孃家給我,難道要我的事情在這裡曝光嗎?我還不得死無葬身之地,再說了,我的孩子也在這兒呢。”

常浩蕩也是同樣的心情,說道:“我那大舅哥要是知道,還不得把我送到監獄裡去,先關了今天這關再說。”

兩人達成一致。

看著手中的宣讀書。

“接下來,我們繼續宣讀鑒定結果。董英媛醫生的報告因為其他原因不作數,而以賀德孔醫生和王燁霖醫生的為準,兩位都是我們金陵醫學界的知名醫生,他們的鑒定具有一定的權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