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如何,馬上尋找陣眼,聯絡好外麵的人,裡應外合,一起破陣,武者注意跟好術法者,一旦發現陣眼,馬上破陣。”

術法者們開始尋找陣眼,感應周圍的一切變化,以精神力勘察,偵查空氣中玄氣的充裕程度。

外麵還有不少術法者和武者伺機而動,一旦得到命令,馬上從外麵殺進來。

這一次,他們要破陣,要殺葉凡,要報仇。

不多時!

葉凡和程湘芸出現在眾人麵前,兩人很平靜,絲毫冇有受到陣法的影響。

“程湘芸……神龍組程湘芸。”

術法者們第一眼就認出來。

程湘芸看著他們幾乎每個人頭頂上都有封印在閃爍,麵色有些痛苦,似乎在拚儘全力抵抗的模樣。

“各位,你們不是葉凡的對手,現在退出去,還能安全離開,不然你們也看到了,你們身為港島拔尖的術法者,卻根本找不到這個陣法的陣眼,無法破陣,你們根本不是葉凡的對手。”她以老好人的身份勸說,緩緩說道:

“以前都是你們使用陣法對付彆人,現在輪到葉凡用陣法對付你們,滋味不好受吧,這個陣法的強弱,想必你們也感受到了,知難而退,不丟人。”

一位術法者盯著她,說道:

“程湘芸,你身為神龍組的人,確定要參與到這件事來嗎?葉凡殺我一脈數人,昨夜更是抄了我們很多據點,搶走了很多修煉資源,我們和他不共戴天。”

“你也知道,我們都是術法者,陣法正是我們所擅長的,我們破陣隻是遲早的事,這種陣法對於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彆怪我們冇有給你機會,你現在出去,我們不會傷害你,如果你執意跟葉凡一夥,那你也得死。”

程湘芸歎了口氣。

雙方的矛盾已經惡化到無法靠談判就能解決的程度。

身為武道中人,實力為王,強者為尊,拳頭纔是硬道理。

“朱隆,林華美,你們也是這個意思嗎?”

這些人中,這兩人明顯是領頭人。

朱隆發出粗狂的聲音,道:“不錯,誰都冇有規定神龍組就不能死,神龍組就可以不遵守武道世界的規則,弱肉強食,優勝劣汰。聽聞程坊主也是掌管內地一方的霸主,今日我們就領教領教。”

程湘芸還想說什麼,葉凡攔住她,說道:

“算了吧,現在已經不是言語就可以化解了,那就用武力來解決吧。”

說著,渾身散發出淡淡的乳白色光芒,雙手結印,鋪蓋整個島嶼的陣法激發出璀璨的光芒,詭異的銘文越來越清晰。

無形中一股磅礴的壓力鎮壓下來,宛若千斤重的大山轟然而下。

“額……好沉重的壓力……”

終於有人撐不住了。

趴在地上,頭上的封印直接炸裂。

“殺!”

武者提刀而上,刀芒綻放而出,無儘的刀威光輝如同決堤的大壩轟然而出,磅礴且霸道。

這是一位罡勁期武者。

就在他邁出一步,頓時臉色驟變,刀芒暗淡下來,似乎再難邁出第二步,渾身漲紅,似乎難受至極。

“怎麼會……為什麼……”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不甘心又能如何,依舊是寸步難行,無法再邁出一步,刀威消散,甚至支撐不住陣法的威壓,單膝跪下,手中長刀插入地麵,強行支撐。

看到這一幕,很多人都驚呆了。

連罡勁武者在封印的保護下都寸步難行,他們就更加不敢輕易走出。

林華美和朱隆對視一眼,兩人同時發力,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頭頂上的封印變得更大,鋪蓋的範圍更廣,散發出來的光芒更加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