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湘芸已經殺到眼前,她所過之處,阻擋她的術法者和武者都被殺了,殺一條血路來。

身上沾染了很多血液。

程湘芸和女宗師已經開戰,雙方似乎勢均力敵,而女宗師還要承受來自陣法的壓力,她心有不甘。

明明比程湘芸還要強,卻因被陣法壓製,發揮不出全部實力。

“給我殺葉凡!”

林華美看到朱隆師弟跪在地上,目光掃視,那些負責尋找陣眼的術法者還是冇有找到,而女宗師被壓製,打得節節敗退。

破除陣法的方法還有一種,那就是殺了控陣人。

她親自撐著封印過去,帶一批武者殺過去,其中就有兩位宗師強者。

然而她一人根本無法護住這麼多人,來自陣法的壓製力越來越強,她都有些撐不住了。

“黃義摩,外麵破不了,進來,殺了葉凡,帶你的人進來。”

隻能讓外麵的人一起進來,必須要斬殺葉凡。

黃義摩從外麵直接祭出一個封印進來,殺向葉凡,封印呼嘯切割,速度極快,一下子殺入陣法之內,直奔葉凡而來。

而就在飛馳而來的過程中。

呯!

出現了清脆的聲響,裂痕出現了。

隨之而來的是炸裂,整個封印被炸開。

他衝進來,帶著大批武者和術法者進來,以封印撐住來自陣法的壓力,臉色突變,冇想到這陣法壓力這麼強。

爆發出更強大的精神力,才能順利向前走去。

“明玉宗師,先殺葉凡!”

殺了控陣人,陣法便不破自毀。

大部分殺向葉凡,大量的刀光劍影、如潮水般湧來,鋪天蓋地,洶湧澎湃,特彆是以武者宗師為首。

兩位宗師開路,一刀一劍,十分霸道與淩厲,在封印的加持下,速度極快,後麵還跟隨著不少武者和術法者殺來。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淡淡的說道:

“在我的陣法想要殺我,你們還做不到,壓!”

無形中的陣法壓力宛若滾輪,滾動碾壓而下,即使是黃義摩和林華美的封印都出現了裂痕,無形的壓力滲透而下,多少術法者已經寸步難行,武者趴在地上。

最前麵的兩位宗師眉頭緊皺,臉色蒼白,充滿不甘,拚儘全力,動作依舊變得遲緩,實力削弱,依舊殺過來。

“我不信……我不信你能壓製住我……額……”

明玉宗師的鼻孔流血了,臉色更加慘白,再也無法前進一步,砰,跪下了,手中利劍撐住地麵,不讓自己趴下。

突然,一道人影橫飛過來。

砸在明玉宗師的麵前,令她頓時雙眼大瞪,看著眼前奄奄一息的宗師,鮮血不停地流淌,身體在抽搐。

轉頭看向程湘芸那邊,她一身白衣染了鮮血,手持一把利劍如同殺紅了眼的女魔頭,提劍斬殺,所過之處,血花飛濺。

腳下踩著無數的屍體、整個人宛若隻有仇恨、似乎在報複血海深仇。

在陣法的壓製下,這些人根本就不是程湘芸的對手,即使是宗師也被陣法壓製,削弱修為,根本不是對手。

特彆是這些人準備殺向葉凡時,震懾而下的陣法壓力更強,在整個陣法中都有作用,程湘芸的對手同樣被削。

一劍斬宗師。

此刻,揮劍必濺血,劍劍斬殺敵人。

她一身殺意,瀰漫在空氣中,聞著血腥味都能感覺到體內的熱血沸騰,戰意不斷攀升。

雙手沾滿了鮮血。

噗噗噗……

一朵朵鮮紅的血花在綻放。

多少人看到她如同看到女魔頭,簡直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