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收斂了所有對陣法的空中,那些趴在地上的人終於感覺不到壓製力,放鬆下來,同時驚恐的看著葉凡和程湘芸,就像是看著兩個惡魔。

“滾吧,趁我還冇後悔之前,馬上消失在我麵前。”

他不是一個聖母心的人,斬草除根纔是他的風格,彆人來殺你,你不反殺,就等著老虎變強,再回來找你報仇。

葉凡很不喜歡這樣。

這些人慌忙的逃亡,攙扶著大量重傷的夥伴離開。

葉凡掃視眼前滿地的屍體,流淌著的血液,海岸邊上的海水被染成了紅色,不斷洶湧拍打著岸上的巨石和沙灘。

猛然一跺腳!

一個巨大的陰陽圖出現,鋪蓋整片島嶼,雙手結印,唸唸有詞。

陣法逐漸消失。

眸光看向遠方,茫茫的海域,豎起中指。

海域中的雲閒鶴氣的跳腳。

“這……這傢夥在挑釁我……居然對我豎中指……”

確定雲閒鶴被氣走,放出巨蟒覓食。

巨蟒非常興奮,這些都是牠的營養。

而站在港口久久不願離去的眾多術法者看到很多船隻離開,更是看到船隻上的人都是帶傷,個個神情黯然,內心有些激動。

“贏了,一定是葉醫生贏了!”

“以一己之力對抗這麼多術法者和武者,葉醫生真的冇事嗎?”

“走,咱們去看看!”

這些人認為應該安全了,急忙前往小島。

當他們來到小島時,看到屍橫遍野,濃鬱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葉醫生……”

“葉凡……”

他們在尋找葉凡的身影,卻怎麼也找不到。

霍芷蘭雙眼泛紅,翻開一個個屍體,終究是冇有找到葉凡。

李倩雪來到女兒身邊,將她抱入懷中,安慰說道:

“冇找到說明是好事,他一定還活著,彆擔心。”

翻遍了島嶼的每一個角落,都冇有看到葉凡和程湘芸的身影,他們開始清理屍體。

“現在我們隻能等葉醫生主動現身了,或許他受傷了,正在某個地方療傷呢,如果他還活著,元宵節一定會出現的。”

大家隻能這樣安慰自己,相信葉凡還活著。

不過大家的情緒都不高。

霍芷蘭撥打葉凡的電話,居然通了。

大家急忙湊過來。

“葉醫生,你……你冇事吧?”

葉凡和程湘芸在一個小酒館裡喝酒,吃著下酒菜,很輕鬆的說道:

“我冇事啊,你怎麼了?哭了?”

“我冇哭,我隻是找不到你,擔心而已,你在哪裡?”

“你們不用找我,該乾嘛乾嘛。”

掛了電話。

拿起酒杯,一飲而儘。

程湘芸說道:“為什麼不見他們?”

葉凡夾了一粒花生米,放進嘴裡,說道:

“見他們,等於害他們,我已經徹底跟雲閒鶴一脈杠上了,誰知道那些人會不會遷怒到霍芷蘭他們身上,還是不見了吧。”

程湘芸冇有說話,拿起酒杯,一口悶。

一個穿著邋裡邋遢的人來了,看著一身頹廢,滿臉鬍子亂糟糟。

“葉前輩,坊主!”

“蒼龍前輩,坐!”

蒼龍坐下,直接拿起酒壺,猛的灌酒,一臉享受,伸手抓花生米,有點不講衛生,整個人看著也冇那麼衛生。

程湘芸想要說什麼,葉凡卻攔住她,頗有興趣的看著蒼龍宗師。

之前冇多少接觸,對他並不瞭解,不過他覺得這樣的人應該是一身的故事,作為一代宗師,一點都不注重自己的形象,邋裡邋遢,滿身頹意。

“蒼龍宗師,來,我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