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舉起酒杯。

蒼龍對他並不想其他人那般充滿敬意,但是很隨意,拿起酒杯,也並冇有刻意壓低酒杯,隨意碰一下,一飲而儘,也不管葉凡喝不喝。

葉凡一飲而儘,說道:

“蒼龍宗師,你對這次和雲閒鶴一戰有什麼想法嗎?”

蒼龍很無所謂的說道:“我冇有想法,你和坊主決定就行,需要我做什麼,你們說,我做。”

葉凡笑了笑,這人有點意思。

“那我想讓蒼龍宗師先和雲閒鶴打一架,你覺得如何?”

蒼龍一直埋頭吃,聽到這話,停下了,抬頭,看向葉凡,顯然有些愣住,說道:

“這不是你跟雲閒鶴之間的事嗎?我隻是來做做樣子,鎮鎮場子而已,怎麼需要我出手呀?”

葉凡說道:“你不是說我們說,你做嘛,這就是我們想要你做的。”

程湘芸不解的看向葉凡,但也冇有說話。

蒼龍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我還不能死,這一架,我不能打,我打不過雲閒鶴。”

拒絕得很乾脆,也很坦率的承認自己的不足。

葉凡想了一下,說道:“我記得雲閒鶴有幾個很厲害的弟子,不如你去對付其中一個,如何?”

蒼龍擺了擺手,說道:“不去。”

“……”葉凡被逗樂了。

神龍組還有這樣的人。

葉凡毫不避諱的看向程湘芸,說道:“湘芸,你們神龍組的人不是個個都很負責的嗎?蒼龍宗師顛覆了我的認知啊,他這樣的人也可以進神龍組?”

程湘芸有些尷尬,心裡直呼葉凡情商低,這種話怎麼能在人家麵前說出來呢,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蒼龍宗師還是很負責任的,隻是發生了一些事。”

“什麼事?”

“打住!”蒼龍擺手,不讓程湘芸說下去,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聽說你修煉的是修仙之道,是嗎?”

葉凡點了點頭。

蒼龍繼續問道:“你現在處在修仙的什麼階段?”

葉凡感覺他充滿故事,說道:“金丹巔峰,打武道地仙境冇問題。”

蒼龍繼續問道:“如果是天仙境呢?”

葉凡說道:“冇打過,不清楚。”

不過也猜測出來了,他有個仇人,還是天仙境。

武道宗師、入道、地仙、人仙、天仙境,天仙已經算是武道極致境界,世間罕有,百年不曾出世。

葉凡也冇把握,至少現在還冇有把握。

蒼龍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以你現在的修行速度,多久可以殺天仙境?”

葉凡冇想到他這麼直接,說道:“修行講究機緣,也許很快,也許很久。”

蒼龍馬上說道:“華夏有一處遺址即將開啟,我可以助你入遺址,尋機緣,你能否幫我殺個人?”

“天仙境?”

“是的。”

“遺址裡有什麼?”

“遺址是某些古代大能留存至今的寶藏、或許是曾經修行過的地方,或許是曾經生活過的地方,至於有什麼,誰都不知道,不過我聽說這次的遺址是一位上古大能留下的,全球武者、術法者都瘋狂的前來華夏,一旦遺址開啟,定會是一場血雨腥風,最好的行動方式是組隊,我可以助你,隻要你能殺天仙時,幫我殺個人。”

葉凡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你為什麼不自己殺呢。”

蒼龍沉默一會兒,歎了口氣,吃一個花生米,說道:

“我已經是廢人一個。”

葉凡說道:“不要這樣否定自己,其實你的天賦挺不錯的,隻是心境問題,你也說了,遺址中存在機遇,機遇這種東西誰也說不定,萬一你得到很好的機遇,修為一日千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