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德孔和王燁霖站在旁邊,一副溫文爾雅的紳士模樣,靜候佳音。

他們已經知道了結果。

現在不過是走個過場罷了。

楚家註定敗亡,再也冇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楚家的產品……經過兩位醫生的鑒定,鑒定結果顯示,合格。也就是說楚家的產品冇有任何問題。”

這話一出。

站在旁邊的賀德孔和王燁霖都呆住了。

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視一眼,馬上走向兩位鑒定員,大聲質問道:

“你們……你們在搞什麼?這不是我們鑒定的結果。”

洪文富厲聲說道:“你是鑒定員還是我是鑒定員?請注意你的身份,我們隻是宣讀你們做出來的結果,怎麼?你是在自我懷疑?”

賀德孔愣住了。

但不好當下質問其中緣由。

但這裡麵肯定出現了變故,至於是什麼,他們不知道。

一直緊握拳頭,充滿不甘的站在舞台角落的董英媛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猛然抬頭,看向兩位鑒定員。

快步走過去。

拿過那兩位醫生的分析報告,看了一眼。

報告顯示楚家產品有問題,不合格。

可這兩位鑒定員卻宣讀的是合格。

她懵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先不管怎麼說,至少結果對她來說是好的,是自己想要的。

突然注意到正下方,葉凡和兩個婦女有說有笑,眉頭微微一皺,嘀咕道:

“這……這不是洪文富和常浩蕩的老婆嗎?”

“葉凡這傢夥……難道是他……”

一下子心情很複雜。

聽到這樣的結果,葉凡笑了笑。

若是這兩人不說出他想要的結果,他會馬上把之前這兩人說出劉家賄賂的那段視頻放出來,同時把這兩人的香豔時刻也放出來。

不過現在看來,這兩人還是很懂事的嘛。

“葉凡,你聽到了嗎?你聽到了嗎?”

餘嘉芸激動的跑過來,直接撲進葉凡的懷裡。

現場不少人直接懵掉。

不少是劉家的人,滿臉震驚。

這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這場鑒定會是他們組織的,目的就是為了徹底摧毀楚家,邀請了各家權威媒體過來見證。

卻適得其反。

“這劉誌輝到底怎麼搞的。”一位中年男人緊握拳頭,脖子的青筋都突顯出來了,怒道:

“劉誌輝人呢?跑哪裡去了?”

旁邊一位年輕人低著頭,道:

“不知道啊,剛不久還看到呢。”

中年男人咬牙切齒,冷哼一聲,轉身出去。

其他劉家的人也跟著出去。

前方媒體不斷拍照,對兩位鑒定員進行最後的采訪。

葉凡抱住餘嘉芸,感受著胸前傳來的柔軟,很是舒坦。

平時冇看出來,居然還挺有料的。

抱緊一點。

好像壓變形了。

不怕,主要是軟,舒服。

餘嘉芸完全冇注意到葉凡在故意吃豆腐,激動的抱住葉凡一蹦一蹦的。

“葉凡,是不是你幫忙了?”

“你叫我不用擔心,自由安排,是不是你做的?”

“葉凡,你做了什麼?”

“嗯?你身上怎麼有點血腥味?”

她意識到有點不對勁,想要鬆開葉凡,卻發現被抱得死死的。

這才發現,葉凡在吃她豆腐。

猛然用力,推開葉凡。

“流氓!”

翻了翻白眼。

葉凡一臉無辜,說道:“你才流氓,我比竇娥還冤,是你自己撲上來的。”

好像有點道理。

那就不計較了。

看著他的衣服的絲絲血跡,說道:

“你這是怎麼回事?”

葉凡拉著她,朝著場外走出去,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