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走進去,裡麵有火爐,三人已經泡好茶。

“葉醫生,你來了,來,坐!”

葉凡和霍芷蘭坐一邊,拿起茶杯,抿一口,看著三人,露出笑容,說道: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乾嘛那麼嚴肅,我又不是明天就死。”

“呸呸呸……”李倩雪急忙說道:“葉醫生,不要說這種話,不吉利。”

霍東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葉醫生,今夜你能來跟我們見一麵,我們很感謝,本來想喝點酒,但擔心影響到你明天的狀態。”

葉凡馬上說道:“酒是好東西,弄點酒,不要那麼嚴肅。”

“也行,咱們去醉風亭酒館。”李倩雪拿起電話,說道:“我打個電話去訂桌。”

四人移座,驅車前往。

很快來到一個古風酒館,儘管在深夜,酒館的燈籠依舊很亮,很紅,照耀著整個酒館內外。

整個酒館以古風為主,酒館內還有不少人呢。

都是半夜不歸客。

這裡的酒很多都是果酒、花酒、當然還有白酒。

李倩雪等人跟老闆很熟,自帶了茅台和五糧液,來到一個包廂,冇有大魚大肉,都是下酒菜。

葉凡很喜歡這裡的裝修風格,有點步入古代江湖的感覺。

看向外麵,還有不少人身穿古裝,特彆是女孩子很喜歡穿著古裝拍照,共飲美酒。

從聊天中,葉凡得知這些古裝都是店家準備的,可以免費穿。

穿著古裝在古代江湖風滿滿的酒館喝酒,這纔是沉浸式的享受。

老闆親自來接待。

老闆身穿紅色的古裝,眉宇間有幾分媚骨,有幾分東方不敗的感覺,詢問他們要不要穿古裝。

霍東昌夫婦有些猶豫,他們年紀大了,不想玩,不過葉凡直接說穿。

四個人紛紛穿上古裝。

還彆說,霍芷蘭穿上古裝也是彆有一番風味,很耐看。

“葉醫生,來,我敬你一杯。”霍東昌站起來,舉起酒碗,頗有幾分古裝長老的裝扮,道:

“不管明天一戰的結果如何,你的恩情我們不會忘記,每一個家族供奉都是珍貴的底牌,你救活了我霍家的很多底牌。”

葉凡站起來,和他敬酒,說道:

“霍總,之前你已經道過謝,今日我是來跟你們告彆的,明天之後,我會離開港島,不過池小天會繼續留在港島,勞煩霍總多多照顧他。”

兩人一飲而儘。

“葉醫生。你放心,我不會讓人欺負池小天的,他可是我侄女的男朋友,以後就是一家人,保護家人,我有責任。”

四人在這裡共飲。

喝了很久。

霍東昌夫婦已經微醺,臉頰緋紅,酒意上頭。

霍芷蘭身為武者,稍微好些。

葉凡最清醒。

李倩雪抓住葉凡的手,抬頭看著他,說道:

“葉醫生,你是我見過的同齡人中最傑出的人,如果不是你已有未婚妻,我絕對不會讓你跑掉,我很滿意你這個女婿,你覺得我女兒怎麼樣?”

“媽,你喝多了……”霍芷蘭嬌羞的低下頭。

葉凡看了一眼霍芷蘭,嬌羞的模樣還挺可愛,說道:

“李總,我們相識就是緣分,芷蘭永遠都是我的妹妹,他會找到更好的如意郎君。”

李倩雪搖著頭,擺著手,說道:“再也不會有比你更加優秀的男人了,要是我年輕二十歲,我絕對嫁給你……”

“李總,彆這樣說,霍總還在這兒呢,霍總會吃醋的。”

“老夫老妻了,吃什麼醋啊。”

霍東昌還真的不吃醋,也想撮合女兒和葉凡,隻是遲了一步,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