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真是一點都不關心,真的不怕嗎?”

葉凡笑笑不說話。

她繼續說道:“從這裡前往九龍山要經過雀仔街,油麻地,旺角,天後古廟,而這幾個地方都已經驅散了所有的世俗之人,全都是雲閒鶴一脈的人在等著你,你想要過去就得過五關斬六將,用雲閒鶴的話來說,就是你唯有經過這些關卡纔有資格跟他解決這件事。”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我之前已經跟他的不少弟子有過照麵,打過的架也不少,連他最得意的弟子林美華都被殺了,難道他還想損失更多的弟子?”

程湘芸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跟蒼龍前輩討論過這個問題,我們猜測,估計是你還有底牌冇有亮出來,他這是想要知道你的所有底牌。”

葉凡看向世俗人群,熙熙攘攘,每個人都很著急的為生活奔波,都有自己的事業,突然有點感慨。

世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要有點奔頭。

雲閒鶴搞那麼大陣仗,不可能僅僅是瞭解自己的底牌,他是個有野心的修行者,應該有更大的目標。

不過既然答應神龍組,按照規矩解決這件事,那就照做唄。

“我可以跟雲閒鶴通個電話嗎?”

程湘芸有些不解,問道:“為何?”

“我想知道分寸感如何拿捏。”

程湘芸思索了一會兒,撥通了蒼龍的電話,讓蒼龍去把電話給雲閒鶴。

“喂!”那邊傳來雄渾的聲音。

葉凡很平靜的說道:“老鳥,你這是要讓我當關羽嗎?”

聽到這個稱呼,程湘芸差點就暈了。

人家可是術法神榜第三,你這麼不尊重,未免太不禮貌了。

那邊的雲閒鶴估計也是被氣得不輕,過了一會兒才又說話,道:

“你要是能當關羽,過五關斬六將自然是好事,彆連九龍山都看不到,既然是按照規矩辦事,港島的規矩是我定的,那就按照我的來。”

葉凡笑了笑,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彆怪我殺光你的弟子。”

掛了電話。

“你怎麼能這麼喊人家呢?好歹是個前輩。”

葉凡滿不在乎的說道:“我以前就是這麼喊的,再說了,武道世界,強者為尊、以實力論輩,跟年齡無關,冇有倚老賣老的情況,一切以實力說話。”

“既然按照規矩來,那咱們就先去第一個地方吧,你要跟我一起闖關?”

程湘芸鄭重的點頭,道:“是的!”

兩人前往油麻地。

油麻地屬於港島的繁華街區之一,也是著名景區之一,附近與九龍半島相連、和尖沙咀、旺角接近、跟天後古廟也有著緊密關聯。

這裡居住著港島大部分的第一批居民。

不過戰場並未定在熱鬨的市區,不然那些建築都會被摧毀,影響到世俗之人的生活,違背神龍組製定的規則。

兩人驅車前往。

來到油麻地地區,這一片屬於廢區,老舊的樓房已經變成危房,無人居住,到處都充斥著古老的氣息。

不少人在老舊的高樓中隱藏,那些都是武道中人。

陣法早已形成,等候著葉凡踏入。

“葉凡,你終於來了。”

一位術法者走過來,眼眸中飽含著殺意。

他曾經參與擊殺葉凡,但並未成功,卻看到大量的同門夥伴死在眼前,對葉凡的恨意如滔滔江水。

恨不得將葉凡大卸八塊,煮熟了喂狗。

葉凡卻對他並冇有印象,隻感覺到此人的仇恨之意很足。

“這裡是誰主導陣法?”葉凡很隨意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