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陣法已經啟動,詭異的銘文、陣法的紋絡不停的閃爍,周圍的一切空氣都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程湘芸頗為緊張。

她身為武者,很清楚陣法在戰鬥中的作用,她也曾麵臨很多陣法戰鬥,以陣法壓製武者的修為,便可越級殺之。

即使是身為罡勁巔峰的她也不敢獨闖眼前這個陣法。

葉凡卻很輕鬆,打量著眼前的陣法,很悠閒。

那位術法者冷冷的說道:“你無需知道,你隻要入陣,我們就能殺了你。”

“是嗎?”

葉凡抬腳一邁,入陣。

頓時陣法大作,冰冷的冬天變得更加寒冷,呼嘯的寒風在陣法之內狂舞,地上的沙塵飛揚起來,連碎石都被席捲到空中。

無形中有一股莫名的壓力震懾而下,葉凡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的陣法越來越針對自己,確實感覺到一切壓力。

但不足以構成威脅!

“啊……”

身後傳來程湘芸的驚叫聲。

她剛一進來就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壓力,渾身爆發出磅礴的氣勢抵抗,卻依舊感覺到壓力沉甸甸,臉色緊繃,實力被明顯壓製。

現在能發揮出丹勁期的實力就已經很不錯了,若是丹勁巔峰武者進來,想要殺她,那是分分鐘的事。

陣法也隻是剛剛開始而已。

她頑強抵抗陣法,目光盯著陳列在陣法之內的兩排武者和術法者,那些人殺意淩然,手持利器,渾身迸發出雄渾的氣勢,如同山海,洶湧澎湃,敵視的目光盯著他們二人。

葉凡依舊淡定,也冇有幫助她抵消來自陣法的壓力,緩緩說道:

“你還會心慈手軟嗎?”

程湘芸不說話。

“你還會聖母心氾濫嗎?”

她依舊不說話。

“你還會求我放過他們嗎?”

她還是不說話。

“你看看他們眼中的殺意,他們手中的利器多麼鋒利,他們恨不得將我們剁成肉醬,我已經放過他們,這一次,我不會放過他們,擋我者死,放虎歸山不是我的性格,我喜歡斬草除根!”

她終於開口說話,道:“我陪你一起殺,直至九龍山!”

“葉凡已入陣,但神龍組的程湘芸也入陣了,怎麼辦?”一位術法者來到朱隆身邊。

朱隆作為主導陣法的術法者,眼眸一眯,沉默了幾秒,說道:

“她應該很清楚我們今日的行為,既然她跟在葉凡身邊,選擇入陣,那就說明她默認遊戲規則,那便是我們的敵人,殺!”

“是!”

陣法的符文逐漸亮起,散發出柔軟的光暈,紋絡越發清晰起來,淡淡的光暈落下,看似像霞光,卻給人一種沉重感,彷彿伴隨著層層重力壓下。

程湘芸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修為不斷被壓製,險些站不穩。

葉凡依舊淡然如水。

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修行之法嗎?引靈氣入體、遊走周天,和天地融為一體。”

她照做,同時感應到葉凡手上傳來的暖流,擋住她抵擋不少來自陣法的壓力。

兩排術法者和武者殺意漸濃,就等一聲令下。

“萬重山大陣!”

“給我殺!”

武者持刀劍殺上來,他們不但冇受到陣法的絲毫影響,還得到陣法的加持,實力倍增,能增加多少,看個人。

兩位丹勁武者在前麵開路,一人持刀一人持劍,刀劍之間似乎還有一定的聯動,刀威劍勢不斷膨脹。

刀劍殺來,殺意沸騰、刀芒霸道在左、劍芒淩厲在右,直指兩人殺來。

身後眾人同樣殺意滔滔,錯位殺來,其中隱藏著罡勁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