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猛然一跺腳。

地麵一抖,空氣震盪,連陣法都在晃動。

鋪天蓋地的氣勢瞬間爆發出來,如同決堤的大壩,澎湃而來、擴散四周,已經蔓延出陣法之外。

很多殺過來的武者、術法者被這股磅礴的氣勢壓倒。

但還是有人殺到前麵來。

程湘芸在這一瞬間,感覺到身上的壓力被全部卸掉,渾身輕盈,還有一股澎湃得用不完的力量在體內洶湧盤旋。

手中的利劍爆發出淩厲的劍意、激盪出來的劍氣撕裂空間。

“殺!”

她殺出去,身影如飛燕,長劍在手、劍光淩厲、迎接刀劍殺去。

渾身力量提升到極致。

劍芒掠去,直接破除了殺來的刀威劍勢、兩位丹勁武者驚愕無比,想要防守,卻已經來不及。

噗噗……

劍芒掠過肉身,鮮紅的血液飆射出來,他們瞪大眼睛。

明明剛纔程湘芸還表現得那麼難受,無法承受陣法的壓力,怎麼突然就彷彿一點都不受到陣法的影響。

揮出的劍勢似乎並冇有被壓製,甚至更強。

劍芒破防最前麵的兩人,更是掠殺進深處。

呯!

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劍芒被斬斷。

那是一位罡勁巔峰的武者,手持一把長刀,刀威浩蕩、眼眸冰冷的盯著程湘芸,緩緩說道:

“你冇有受到陣法的壓製?”

說完,似乎意識到估計是來自葉凡,將目光看向那邊一直淡定站著的葉凡。

“是你?”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手裡拿著一把陰陽尺,說道:

“你會第一個死在我的劍下!”

話畢,一道淩厲的劍芒迸射而出,速度之快,令人無法看清,隻看到一道光影閃過,直奔那位罡勁武者而去。

三位罡勁武者第一時間和他會合,欲要聯手當下這一道劍芒。

斬殺出四道劍芒、劍芒在陣法的作用下互相連成一排,迎接殺來的劍芒,劍勢澎湃如同一堵堅不可摧的後牆,似乎還牽動了周圍的天地之力。

嘙!

淩厲的劍芒終究還是穿過去了。

劍勢被破,劍芒掠過,直接穿透了那位罡勁巔峰武者的心臟,一個血窟噴湧出大量的鮮血,他充滿不甘,瞪大了雙眼,嘴角溢血。

想要說話,但終究還是說不出來。

往後倒下。

其他人大驚!

有些人已經慌了。

“困龍陣!”

朱隆的聲音再次響起,他隱藏在暗處,操控陣法,穩住軍心。

加持的陣法之力襲來。

“啊……”

程湘芸的手臂中了一劍,就在困龍陣發揮作用時,她的反應遲鈍了,被一劍劃傷,但不至於重傷。

可迎麵而來的一刀帶著無儘刀威,橫斬過來,欲要斬下她的頭顱。

這種事,葉凡怎麼可能允許發生。

腳下瞬間出現了陰陽圖,一股無形的力量自地下升騰,抵消陣法壓力,恢複程湘芸的戰力,讓她迎接這一刀。

她的反應很快。

手中利劍揮斬,劍勢疊疊而出,宛若飛鳥的羽毛,留下一道道美麗的殘影劍芒。

鏘!

大量的星火激射而出。

擋住了這一刀,不過她也是匆忙阻擊,被擊退。

其他人趁著這個機會,抬手殺來,一個巨拳轟然而下。

她連忙反應,橫劍擋在身前。

嘭!

被一拳擊飛,發出一聲慘叫,重重的砸在地上,一頭秀髮都淩亂了。

吐了一口血,快速爬起來。

因為敵人又殺來了。

葉凡看到了,他本可以阻止,但他並未出手相助。

戰鬥需要切身經曆、親身體驗、才能夠有所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