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依舊不動手,不幫忙,因為他覺得程湘芸還可以反抗,自己可以保她不死。

長鞭很快已經纏住程湘芸全身,像捆粽子般緊緊的勒住,但她的劍芒並未減弱,渾身爆發出更加強盛的氣勢。

似乎在憤怒掙脫,雙眼泛紅、殺意奔騰,不斷攀升,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

邱慧盯著她,雖然看似占據優勢,但她的眉頭驟然皺起來,大叫一聲:“不好!”

嘭!

一股磅礴的力量炸裂、自程湘芸的體內爆發出來,纏住肉身的長鞭全部炸開,前所未有的強盛氣勢鋪蓋周圍、天地之力開始被牽引而出,進入她的體內。

身上很多血跡都被彈飛,長髮盈空飄蕩、手中劍芒更加強盛、越發淩厲、一劍殺過去。

噗!

一劍刺穿邱慧的肩膀。

她整個人驚愕的看著發狂的程湘芸,充滿不甘,道:

“入宗師……”

就在剛剛那一瞬間,程湘芸掙脫踏入宗師境、掙脫她的束縛。

葉凡露出了笑容。

程湘芸本就是罡勁巔峰,自己親自指導修行,已經摸到宗師門檻,差的隻是一個契機,現在契機來了。

正式步入宗師境。

有好戲看了。

邱慧快速後退,手中長鞭揮舞、如同一條長蛇,留下殘影綽綽。

程湘芸依舊處在失控狀態,眼眸充滿恨意,一劍斬出。

呯!

斬斷長鞭,身影快速移動,一下子衝到邱慧麵前。

劍光起,劍芒落!

噗!

邱慧的頭顱直接拋空,屍首異處。

脖子飆射出十幾米高的血液。

震驚了所有在場的人。

術法者一旦被近身,基本就可以宣判死亡。

跟邱慧一同前來的人看到這一幕,慌了,想逃。

但程湘芸發了瘋似的追殺過去。

葉凡嘴角一揚,道:“想走?冇那麼容易!”

一股震懾之力鋪蓋方圓五公裡,壓製住這些人,讓他們舉步維艱,寸步難行。

程湘芸如同古代的刺客,手持利劍不斷收割,一朵朵血花綻放在冰冷的天空中,一具具屍體倒下。

葉凡看到這一幕,很是滿意。

直到這裡的人全部殺儘。

她也累得虛脫,站在那兒大口喘氣,神智在慢慢恢複,回想起剛剛自己的瘋狂行為,有點詫異,有點心驚。

目光掃過地上的屍體,都是死在她的劍下。

整個人都怔住了。

自己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嗜殺了?

葉凡走到她的身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嚇了一跳。

“都是你的傑作,剛纔什麼感覺?”

程湘芸看著她,有些埋怨,說道:

“我……我剛剛……你怎麼不阻止我?”

阻止?

葉凡纔不會阻止!

“我看你殺得瘋狂,我不想掃了你的興,更不想影響你破境。恭喜你正式踏入宗師境。”

程湘芸感受到了之前葉凡所說的很多關於天地、自然、陰陽的東西,她知道自己已經步入宗師境,卻想不起如何破境的。

那時候已經處於癲狂狀態。

她冇有因為破境而高興,反而因為殺了這麼多無辜的人有些自責,目光掃視,看到被斬首的邱慧。

一切皆因她而起。

她的挑逗讓自己一步步失去理智。

突然意識到什麼,目光看向葉凡。

自己剛剛是在吃醋嗎?所以纔會失去理智。

對葉凡的感情已經壓製不住了嗎?

葉凡一臉平靜,始終帶著痞壞的笑容,說道:“怎麼了?這麼看著我……怎麼還臉紅了。”

程湘芸急忙轉頭,說道:“冇什麼,接下來的關卡,我不陪你了,我不想再發生這樣的事,你也不阻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