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坤空和尚冇想到這人口齒這麼伶俐,說道:“阿彌陀佛,出家人不打誑語,這座寺廟的建立、維修工作,雲閒鶴一脈提供不少幫助,如今他們要用此地作為戰場,我們冇有理由拒絕。”

“葉施主,聽聞你法武雙修,剛剛口吐法言,想必你也對佛法有所研究,佛門講因果,你殺了人,必會食其果,老衲認為你不應該如此頑固抵抗。”

葉凡笑了,說道:“坤空大師,我看你也是修行之人,道行也不淺,你說的話,你信嗎?”

坤空大師沉默不語。

他繼續說道:“修行與殺戮必須同時進行,就行理論和實踐,彆告訴我你冇殺過人,我不僅修習過佛法,還學過道法、你身上有亡魂之氣,你殺的人可不少,你在這勸我,你怎麼不勸勸自己。”

坤空大師麵不改色,淡定的說道:

“葉施主,話已至此,你仍執迷不悟,老衲就不便多說,隻是今日一戰,你註定死在佛主麵前,這也是一個不錯的場所。”

“佛渡眾生,我會替你超度的,減輕你身上的罪孽,讓你的靈魂得到洗滌,前往西方極樂世界。”

葉凡看了一眼外麵,說道:

“坤空大師,我還有一個問題。”

“施主請說!”

“如果那些人破壞了這裡的東西,你們會對他們出手嗎?”

坤空和尚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這裡的一磚一瓦都是他們捐贈的,這是因,若是他們破壞了,那是果,因果循環,他們冇有責任。”

“……”

葉凡直接無語了。

這和尚還真能詭辯。

那就不跟他說那麼多了。

走到門口,掃視外麵,說道:

“我已在陣中,是否可以開始了?”

噹!

廟宇的大鐘被木魚撞擊,發出一聲巨響,不斷在整個廟宇中迴盪。

伴隨著鐘聲,整個廟宇出現了陣法、巨大的陣法籠罩廟宇,閃爍著符文、似乎還泛著淡淡的金色光暈。

連廟宇之內的佛像都散發出淡淡的光暈。

無形中一股力量鎮壓而下。

程湘芸一下子就感覺到來自陣法的壓製,目光一下子淩厲起來,手中利劍微微顫鳴,劍勢逐漸暴漲。

葉凡抬頭一看。

一個巨大的金光佛像出現在上空,盤腿而坐在陣法之上。

“天罡陣!”

之前在九龍山見過這個陣法,不過那時候的陣法跟現在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

這裡似乎有更多的東西與陣法共鳴、形成的壓製之力也是之前的數倍,還有禁錮之力,引動了天地間的力量。

突然!

空中的巨大佛像動了,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直接拍下來,宛若虛幻,穿過廟宇,直奔葉凡和程湘芸而來。

雄渾的壓製力和筋骨之力相隨而下,越來越嚴重。

程湘芸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甚至感覺到神經受到刺激。

與此同時,那些和尚誦經唸佛的聲音越來越大,敲打手中的木魚越來越密集,一個個無形的經文符號飄蕩空中。

弄得程湘芸越來越難受,手中利劍的劍勢逐漸消散。

葉凡也感覺到一些壓力,看著拍下來的巨掌。

嘭!

腳一跺,一個巨大的陰陽圖出現,隨即八卦圖也出現,瀰漫出金色的光芒,終於將周圍的壓製力減弱了一些。

猛吸一口氣。

“卍”

吐出一個音。

宛若洪流、形成巨大的氣浪、不斷掀起周圍的空氣,一切都在被摧毀,空間似乎在顫抖,朝著巨掌而去。

嗡!

氣浪和巨掌在空中相遇,發出巨大的悶響,朝著四周擴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