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勢壓下!

前方大量封印和槍威劍勢擋住的大勢開始龜裂。

呯呯呯……

封印一個個炸裂,伴隨著一個個術法者橫飛,口吐鮮血,難以置信,連連後退。

強勢劍芒依舊殺向兩位宗師。

轟隆!

槍威劍勢爆破,劍芒斬落。

“啊……”

兩位宗師發出慘叫,持槍劍的手直接報廢、筋骨爆破、身上還有幾道被劍氣切割的血口在不斷流血。

槍劍已經掉落在地上。

兩人朝著兩邊橫飛過去,充滿不甘。

他們剛纔所在之地被斬出一條長長的鴻溝、無數青磚炸裂,一路延伸到數百米之遠。

幾具屍體橫陳在鴻溝邊上。

空氣中開始瀰漫著鮮血的味道,淡淡的血霧充斥著天空。

“好強!”

“天罡陣之下,他居然還有這樣的威力。”

“不僅是天罡陣,還有佛法的壓製,此人不簡單,似乎懂得如何應對佛法。”

“你冇聽到他說嗎?他學過佛法、道法、能將兩者揉於一身,非凡人也。”

“……”

見識到葉凡的一劍之威。

他們充滿震撼。

天罡陣是從佛法中誕生的,如今受到佛法加持,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強,可依舊壓製不住眼前的敵人。

這讓他們很是詫異。

曾經,他們用這個陣法配合佛法斬殺過入道境強者,當然,那時候出手的是何定超大師和真空大師。

目前兩位大師還未出手,隻是在觀望,看到這一幕,也挺震撼的。

“何施主,你怎麼看?”真空大師雙手合十,一副虔誠的模樣,麵色有些凝重,問道。

何定超同樣麵色凝重,說道:

“很強,此人至少是入道境巔峰,證實了東瀛國武者的說辭,法武雙修、兩者皆強,現在我們對他又有了新的認識,懂得佛門,他之前吐出的那一個音,不正是佛門的佛音嘛,你看他腳下的陰陽圖,道家陰陽、製衡陣法壓製,八卦更是道法的經典表現,看來我們遇到真正的對手了。”

真空大師點了點頭。

這是個棘手的敵人,但他不認為不可殺,他對自己的有絕對的自信,佛門功法極多,剛剛隻是牛刀小試。

目光看向陣法之內的葉凡,如同一個降世殺神,一身殺意,手持陰陽尺、揮斬出一道道劍芒,不停的獵殺術法者和武者。

看著鮮血從兩位宗師的心臟處飆出,看著他在陣法之內行動自如,還能照顧程湘芸不受到陣法的壓製。

很強!

突然嘴裡唸唸有詞、一道道佛光從廟宇中激射出來,如果在廟宇之內會看到那些被人祭拜的佛像正在散發出耀眼的金光、這些佛光便是從他們身上而出。

下方誦經的和尚們似乎受到了某種指令,誦經的速度越來越快,嘴裡似乎吐出某些佛門音符,盤旋於空中,形成一陣陣無形的威壓,侵蝕人的神經。

“啊……”

程湘芸捂著腦袋,難受至極。

鼻孔流血、有些站不穩,手中的劍掉落在地上。

葉凡一劍橫斬,殺掉十幾個術法者和武者,身影快速來到她的身邊,一隻手抱住她,餘光看向廟宇之內。

“葉凡,我……我好難受……好難受!”

來自佛門經文的侵蝕,佛門的精神法力,無形無色,絕非一般人可以抵擋的。

強如宗師的程湘芸依舊擋不住,葉凡已經儘力幫她消除,但還是不行。

“湘芸,你看過佛門的靜心咒嗎?”

“靜心咒?冇看過……”

她的耳朵也開始流血了,痛不欲生,精神逐漸走向崩潰的邊緣,難受的嗷叫,心臟也出現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