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嘴裡念出靜心咒,希望能幫她緩解一下。

敵人也看出了葉凡需要照顧程湘芸,帶著個拖油瓶,便是絕佳的機會。

頭頂之上的佛像又形成,不斷誦經唸咒,一個個佛門特有的符文落下,金光閃閃,不斷壓製下來。

前方還有一位宗師殺來,這位是宗師境巔峰的強者,揮舞著一把刀,刀威震盪,霸道淩厲,身上居然帶著五個封印。

一刀橫斬!

刀芒霸道、一路橫切,直奔葉凡,速度極快,讓人應接不暇。

葉凡更要照顧程湘芸,就是他們的機會。

兩旁還有術法者出手、還有武者同時出手,多方夾擊,已經將葉凡團團圍住,欲要藉助陣法和佛法斬殺葉凡。

即使不能斬殺葉凡,也要殺了程湘芸。

葉凡麵臨出世以來最麻煩的困境,麵色凝重,特彆是天空之上垂落的佛法,他需要分心去抵擋,不然會被壓製。

佛法垂落,無形的壓製,壓得程湘芸喘不過氣來,七竅流血、痛不欲生。

宗師武者入此陣,必死無疑,即使是入道境武者也會受到嚴重的壓製,連葉凡這般修仙者都不敢大意。

四方臨敵,敵人殺意瀰漫,鋪天蓋地的殺來,特彆是那位宗師境巔峰的武者,一身刀威縱橫,展露出無敵之姿。

葉凡需要抵禦來自四方的壓力,照顧身旁的程湘芸,從未麵臨這般困境。

“殺!”

“殺了他們!”

“不管你是入道境還是法武雙修,都得給我死!”

“……”

這些人不停的呐喊,聲勢浩蕩,氣勢十足。

一縷縷佛光從天而降,無形的壓製力層層鎮壓而下。

葉凡的表情變得凝重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呼——

一股澎湃的殺意瞬間爆出,恐怖的氣勢席捲四方,手中陰陽尺爆發出強勢的劍意,劍芒激盪而出。

形成一股無形的鎮壓大勢,洶湧澎湃,宛若深海狂嘯奔騰四方,神識如同無形的觸手蔓延四方,極具侵略性,腳下的太極八卦圖煥發出璀璨的金光,泛著淡淡的青色光暈。

他冇有理會殺來的宗師境巔峰武者,轉身,麵前廟宇。

聽著身邊程湘芸傳來的痛苦喊叫。

他怒了!

嘴裡發出冰冷的聲音,道:

“是你們逼我的,那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抬頭,望天!

不知何時!

天空之上、佛像之上出現了滾滾陰雲,遮天蔽日。

劍指天空、直穿陰雲,直逼寰宇。

“星河之劍天上來,斬儘世間一切敵——蒼穹之劍!”

無儘劍芒在天空陰雲之上凝聚。

嗡!

一把巨劍出現在天空之上,宛若天劍浩蕩,迸發出無儘劍威,籠罩整個天後古廟、瘋狂的劍氣自上空切割,空間被撕裂、陰沉的空氣似乎被切割成碎片。

劍芒激射出來的殺芒恐怖至極,巨大的佛像被切割成碎片,陣法不斷被切割,激射出大量的星火。

呯呯不斷響起。

巨劍的形成很快,自天穹殺來,劍威浩蕩,怒斬而下,無儘劍意鎮壓四方,方圓數公裡之內都能感覺到這一劍的威力。

“這……從天而降的劍……噗……”

真空大師操控佛法,此刻佛法被切割,他不斷遭到反噬,層層反噬、接連衝擊,終於忍不住吐血。

麵色蒼白,難以置信,這一劍的威力太強,從未遇到這般強大的劍威和劍意。

切割佛法、撕碎佛像,不斷斬殺。

正在慢慢降落的巨劍以無敵之姿斬落。

“何大師,阻止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