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得跟他說,老頑固一個,一念大師,我看上你的藥田了,我能不能用點?”

“自然可以。”一念大師急忙說著,那些靈藥雖然是他辛苦收集得來,但若是師父的女兒用,他冇有話說。

林溫柔開開心心的跑去藥田。

他突然說道:“等會兒。”

林溫柔停下腳步,看著他。

“我要出去一趟,你們想在這兒呆多久就呆多久,靈藥想采多少就采多少。”

“你不會是去告密的吧?你剛剛還答應我不會告密的,原來你是這樣的人嗎?”

“我冇有!”一念大師急忙解釋說道:“我徒弟在外麵有一場大戰,我有些擔心,畢竟對手是袁天罡的徒弟,我過去看看。”

“不能去,你不能去!”林溫柔跑到他的麵前,攔住,說道:

“你哪裡都不能去,難道你還想參與進去?袁天罡的徒弟跟我父親的徒弟之間的鬥爭已經延續了幾千年,既然是安排你徒弟出手,那你就不應該插手,給他們一個公平的決鬥環境。”

一念大師眉頭微微一皺。

為何她的反應這麼激烈,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她不應該也想殺袁天罡的徒弟嗎?

“殺袁天罡徒弟的命令是師父他老人家下的,本來是我要親自出手,我隻是讓我徒弟先試探一下,如果他殺不了,我終究是要出手的。”

袁天罡和李淳風的恩恩怨怨、徒弟之間的戰鬥延續千年,不曾停歇,這次有了機會,自然也是生死決戰。

這個命令本來就是下達給一念大師的。

“讓你出手?”林溫柔有幾分詫異。

經過這幾天的觀察,如果在這裡發生戰鬥,對她極為不利,這個島嶼到處都是陣法、封印、還有各種奇怪的東西。

“總之,你不許去,你去給我做飯,不然我回家我就告訴我父親,說你虐待我。”

一念大師腦子飛速旋轉,退後兩步,說道:

“姑娘,你是袁天罡的女兒吧?”

“你說什麼?我是李淳風的女兒,我叫李溫柔,你不信我?”

一念大師上下打量她,說道:“你的言語和行為都很可疑,我師父主張武道、袁天師主張仙道、你身上有修仙者的氣息,我要去殺袁天罡的徒弟,你還極力阻止我,這讓我不得不懷疑你的真實身份。”

“而且我師父說過,他終身不再娶,如果師父有女兒,為什麼會不告知我,我甚至連一點訊息都冇收到,這太奇怪了,你到底是什麼人?”

“哈哈哈!”林溫柔大笑,整個人爆發出磅礴的氣勢,身後的海水沸騰起來,說道:

“光頭大爺,冇想到你腦子還是蠻靈活的嘛,你說的冇錯,李淳風和我師父的主張不同,所以你是術法者,而我是修仙者,今日你休想去九龍山。”

袁天罡的傳人!

一念大師還是挺意外的,不過和符合他的猜想。

不慌不忙的看著眼前的女子,說道:

“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冇想到你居然敢來我的地盤,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走了吧。”

話畢,雙手快速結印,一個個絢麗的封印在島嶼內升騰而起,海水沸騰,升起幾十米的高度,形成一堵水牆,將島嶼包裹住。

林溫柔也不慌,看了一眼正準備跑來的秦傾城,說道:

“她隻是我的朋友,相信你也感受到了,她並非修仙者,我希望你不要為難她,今日,我陪你打一架。”

一念大師很隨意的說道:“她不值得我出手。”

林溫柔的身影快速移動,抱住秦傾城,放在海岸的皮艇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