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她出去!”

一念大師也不為難,使水幕開一個洞,將皮艇送出去,儘管秦傾城不停的呐喊,但兩人都冇有理會。

憑她的力量是進不來的。

林溫柔嘴角露出一抹冷漠的笑容,驟然間,狂暴的氣勢炸裂,身後的海水席捲起來,右手握拳。

拳勢滔滔,宛若握住一座大山,盯著眼前的一念大師,說道:

“一念大師,我早就想會一會你了,今日正是時候。”

一念大師很淡定,這裡可是他的地盤,雙手結印,嘴裡唸唸有詞、陣法詭異符文亮起,無形中一股磅礴之力鎮壓下來。

林溫柔臉色突變。

揮拳!

一拳打在地麵上,整座島嶼都在震盪,海水在狂嘯,猛然抬頭,說道:

“你應該知道修仙者有神識的吧?雖然我平時喜歡用拳頭解決問題,但並不代表我不會精神力。”

一念大師被她的巨拳震盪,整個人後退幾步。

剛纔確實遭遇到了一點反噬,但並不影響。

袁天師的徒弟肯定不簡單,至少自己看不透,實力絕對不弱。

“你來這裡是為了阻止我出現在九龍山,看來你是擔心我殺了葉凡,在我看來,殺你也一樣可以跟師父交代。”

大戰一觸即發!

島嶼之內,修仙者和術法者爆發驚世大戰。

被送出來的秦傾城已經尋不到那座島嶼,看著茫茫海域,島嶼明明就在附近,這麼就看不到了呢。

“師姐……”

“林溫柔……你在哪裡啊……”

海水蕩起漣漪、四下無人,連一隻漁船都見不到,她朝著四周海域觀看,隻有茫茫海域。

拿出手機,急忙撥打師姐的電話,卻發現不在服務區內。

馬上給葉凡打過去。

那邊很快接通了。

“葉凡,葉凡,師姐跟一念大師打起來了。”

葉凡剛結束天後古廟的戰鬥,眼前屍橫遍野,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血腥味,腳下流淌著大量血液。

“傾城,現在戰況如何?”

“不清楚,我被他們送出島,我就找不到那座島了,我記得明明在這兒的,怎麼就找不到了呢。”

葉凡有點擔心,師姐雖然拳法霸道、戰力強的一批,但剛剛麵對天後古廟的戰鬥,他覺得港島術法者能將陣法利用到很高的高度,可能真的會出事。

不過師姐向來囂張跋扈,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也不是吃虧的主,既然敢進一念大師的地盤,應該有把握逃出來的。

“傾城,你彆擔心,師姐既然敢進去,那就說明她早有準備,你趕緊回來。”

“我……我回不去了,我不知道這是哪兒,看不到其他島嶼、也看不到城市,周圍都是海。”

“我給你個電話,你打過去,他可以去海裡找到你,你彆著急。”

掛了電話,葉凡馬上給李倩雪打個電話,讓她利用衛星定位,去接秦傾城。

程湘芸看著他,說道:“你讓你師姐去攔截一念大師,你覺得他會出手?”

這本來隻是神龍組和雲閒鶴一脈的事,如果一念大師出手,那意義就可不一樣了,神龍組肯定會譴責,甚至報複。

葉凡苦笑,擦了一下臉上的血跡,目光看向九龍山的方向,說道:

“我隻是覺得他大概率會出手,這與我和雲閒鶴一脈的事無關,而是我們兩人的師父之間的恩恩怨怨,我也是冇辦法,一念大師活太久了,也不知道他多強,隻能讓我師姐幫我擋一下。”

程湘芸點了點頭。

對於林溫柔,她看不透修為,但覺得很強,跟葉凡差不多,或許還有隱藏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