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是辦不了,就讓你師父回來,我養他這麼多年,不是白養的。”

言語之間,威嚴震懾人心。

強大的氣場籠罩整個大廳。

西陵醫院內。

劉誌輝渾身被包著紗布,像個木乃伊,露出雙眼、嘴巴和鼻子,嘴裡含糊不清的喊著話。

“葉凡……鄉巴佬……我要弄死你……”

“楚明心、葉凡……姦夫淫婦……”

“得罪我劉家,你們通通都得死……”

如同木乃伊,卻充滿憤怒的呐喊,身體一彈一彈的。

就在這時!

洪文富和常浩蕩來了。

病房內的不相關的人都出去了。

倆人看到劉誌輝這般模樣,心中震驚,也有幾分竊喜。

那個傻憨憨……不,那可不是傻子,應該是奧斯卡影帝,居然敢把劉誌輝打成這樣。

竊喜的是不用自己親自報仇,劉誌輝肯定會讓奧斯卡影帝消失的。

“劉少,我們也是迫於無奈,他……”洪文富看著還留在病房的幾個劉家人,小聲說道:

“我們的事被他發現,還威脅說要發給我們的親人朋友,你知道的,要是我老婆孃家人知道,我……我可就活不成了。”

常浩蕩也說道:“我也一樣,我大舅哥可是個猛人,還是掃黃英雄,我也是冇辦法呀。你不知道,他把我老婆孩子都請到鑒定會上來了。”

“你……你們……拿了我一千萬支票,玩了我送你們女人,你們……”劉誌輝說話都不利索,心中的憤怒逼迫他強行說出心中的不快。

————————————

葉凡已經回到醫館。

他纔不管劉家和那兩位鑒定員如何自處。

醫館有不少病人,高雅溪正在坐診。

病人們看到他,很多人就圍上來,希望葉凡能親自給他們治病。

“你們先排隊,一個一個來。”

葉凡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段秀麗,終於送情報來了。

來到自己的診室。

開始給病人看病。

街坊鄰居的都是小病,施針、開藥。

第五個人是段秀麗。

“口罩摘一下。”

段秀麗眼神有些慌張,急忙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優盤,快速塞到葉凡的手中,隨後摘口罩,故作鎮定,內心慌得一匹。

葉凡嘴角微微一笑,提高嗓音,說道:

“你的問題很嚴重,你跟我來,我得給你施針,唉,你這感染很嚴重啊,我也冇有把握啊。”

兩人來到一個封閉的房間,這是需要進行手術、或者保護**的診室。

走進裡麵,段秀麗鬆了一口氣,說道:

“葉醫生,嚇死我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謝了,慢慢就習慣了。”

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你被人跟蹤了,以後小心點。”

就是因為被人跟蹤,葉凡才說治不了,要帶她來這個診室。

段秀麗的臉色一下子蒼白,頓時慌了,再也掩飾不住。

她可是第一次乾這種事。

麵對的可是龐大的劉家,想想都害怕。

“葉醫生,怎麼辦?要是被髮現,我就死定了,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家人的。”

葉凡看著她,說道:“鎮定,鎮定,你冇被髮現。”

“我先給你治療,衣服脫下,放鬆!”

半個小時左右。

兩人從裡麵出來。

段秀麗的神態輕鬆了很多,臉上還掛著笑容。

已經被葉凡安撫好,不在慌張。

“下一個,進來!”

下一個病人走進去。

下午快要下班時,餘嘉芸來電話,說楚明心要出來了,問他要不要去接。

“必須要的,我老婆當然得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