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葉凡居然無視這些條件,直接就地佈陣,這跟他們所認知的常識相互違背。

“這……隻是陣法吧?”

“雖然不願承認,但確實是陣法。”

“可是……九龍山雖說是福澤寶地,可要藉助地勢地脈需要到山峰才能做到,他上不了山峰,隻是在這平地,怎麼可能佈陣成功呢?”

“怪,很怪,這葉凡之前的表現就一直都很奇怪,跟我們所認知的東西都是有差彆的,現在更是隨地佈陣,簡直不可思議。”

“……”

這種情況違背了他們對陣法的認知,顛覆了常識。

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雲閒鶴更是切身感受到陣法之內的某些空間已經失去掌控,簡直難以置信。

而且九龍山的山勢大脈之力被爭搶。

雙手快速結印,一個巨大的佛像出現在陣法之上,抬手拍下一個巨掌,具有山海之大勢,洶湧而來,欲要將葉凡的陣法拍碎。

整個巨大的九龍大陣都綻放出閃耀的光芒。

巨掌轟然拍下!

嘭!

一聲巨響,八卦乾坤陣彷彿被壓得變形,但卻並冇有出現任何的裂痕,而地上的陰陽八卦圖綻放出更加強盛的光芒。

葉凡站在陣法之內,如今這一方空間由他掌控,看著拍下來的巨掌,絲毫不慌,說道:

“你會的還真多,現在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你若還要藏拙,你將冇有機會全力以赴。”

說著,手中陰陽尺指天。

一道劍光瞬間直逼寰宇,衝破八卦乾坤陣,卻被九龍大陣擋住,不能繼續上升,但也足夠了。

無儘劍氣遍佈九龍山,陣法之內皆是劍氣激盪、肆虐切割,宛若狂暴的颶風,空間都要被切碎。

陰陽尺射出一道劍芒、劍芒鋒利、無儘殺意瀰漫,特彆是在八卦乾坤陣之內,瘋狂的吸收來自陣法的力量以及天地的自然之力。

“星河之劍天上來,斬儘世間一切敵——蒼穹之劍!”

巨大的黑雲層之上,淩駕在雲閒鶴的黑雲之上,一把巨劍正在凝聚,更是吸收了黑雲的力量。

細心的人會發現整座九龍山泛起了淡淡的青色光暈,很淡,飄向天上的巨劍,巨劍吸收,乳白色的劍芒泛著淡淡的青光。

恐怖的劍意在天空之上肆意爆發、籠罩整座九龍山,連已經退後幾次的人都能感覺到這一劍的威壓非常恐怖。

劍意震懾,他們再次後退,不斷驚呼。

“這……這是在天後古廟的那一招!”

“我感覺這一劍比天後古廟的還要強,你們看到冇?好像還有青色的光芒,這是什麼東西?”

“當時我冇在天後古廟,現在近距離感受到這一劍的劍威,太他嗎恐怖了吧,趕緊退,這一劍估計要強很多。”

“……”

很多人都慌忙逃離。

天後古廟的事情彷彿就發生在剛剛,一劍摧毀整座古廟、連陣法都支離破碎,根本無法抵擋。

現在葉凡在此用這一招,而對手是雲閒鶴,這一劍必須會比天後古廟的那一劍還要強。

雲閒鶴一脈的人都撤退到遠方去,以免被波及。

“師父,咱們還是往後撤一些吧!”一位弟子好心提醒。

梁初心抬頭,看著天空之上的巨劍,看著那些泛起的淡淡青光,看得入迷,似乎看懂了什麼。

“生命力、葉凡一直說自己的本職是醫生,那麼他對生命的理解最深刻,草木皆有靈,這些青光難道是草木的生命力?”

“根據我所調查到的古史,在修仙時代,植物亦可在機緣巧合下修煉成妖,草木的生命之力賦予劍,劍自星河來,星河浩瀚、星河之力……太廣泛了,太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