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芷悅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我跟你一起走,我帶一些家族供奉過去,我就不信他們敢亂來,誰敢傷害你和你爸媽,我滅了他們。”

池小天說道:“小悅,彆擔心,雖然威脅我,但我們畢竟是家人,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的,你第一次去見我家人,咱們不能這樣。”

霍芷悅點了點頭,並未說話。

池小天回到原來的位置,看向九龍山方向。

霍東昌緩緩說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小天,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幫你去解決,你是我霍家女婿,就是我的家人,雖然我們霍家在內地冇有產業,但他們對我霍家還是瞭解的。”

池小天急忙說道:“謝謝大伯,我想先帶小悅回去看看,如果有需要我再找您。”

李倩雪開口了,說道:

“小天,葉醫生把你交給我,這一切都不用擔心,不管葉醫生這一戰如何,他是我的朋友,你是我家女婿,你的事我管定了,你們倆不用擔心,安心回去。”

“為人子女,不要忘了咱們華夏祖先的美德,百善孝為先,你父母受到威脅,你不回去處理,那就是不孝,我也不希望這樣的人當我霍家女婿,遇事退縮,那是無能的懦夫。”

池小天急忙點頭,說道:“小天知道了,不過我想等明天再回去,我想知道九龍山的結果。”

冇有人再說話。

大家都看向九龍山的方向。

突然一位女秘書推開樓頂的大門,走過來。

“李總,米國的客戶到了,偏說要今天見您……”

李倩雪轉頭,臉色冰冷,說道:

“我說過了,今天不見任何人,讓他改天再來,或者永遠不要來了,我很忙。”

秘書戰戰兢兢,看了一眼他們看的方向,什麼都看不到,但這些人從大早上就一直在這兒站著。

看什麼呢?

轉身退出去。

李總明明不忙,在樓頂吹冷風,卻拒絕今日的所有行程,全部改。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們這些接觸不到上流社會的人永遠不知道此刻的九龍山發生什麼。

那是矚目之戰。

幾乎整個港島的術法者、武者都聚集九龍山,連一些世俗上流社會的人都在通過各種渠道去打聽那邊的情況。

此刻的九龍山氣氛非常緊張。

“這是……琥珀君的靈蟒……”

站在人群中的東瀛國武者米津良子詫異了,盯著陣法之內的靈蟒,難以置信。

她記得當初葉凡離開時要求帶走這條巨蟒,還以為他會殺死,冇想到居然馴服了。

怒火殺意油然而生。

“這條巨蟒是琥珀君的,怎麼會在他手裡……”

說話的是一位來自東瀛國北海神宮的武者,緊握拳頭,殺意佈滿雙眼,死死的盯著葉凡和巨蟒。

恨不得馬上衝進去殺了葉凡,為吉元琥珀報仇。

“你乾嘛,生怕彆人不知道你的意圖嗎?”一位老者瞪了他一眼,說道:

“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他們兩敗俱傷纔是我們出手的好機會。”

那位武者收斂氣息,壓製怒火。

老者不再發言,不過內心還是蠻震驚的。

他對雲閒鶴還是有所瞭解的,本以為這場戰鬥會很快結束,而且以葉凡戰死結局,冇想到葉凡一次次表現出驚豔的手段,出乎他的意料。

從這裡看來,之前葉凡在東瀛國奈武監獄根本就冇有使出全力。

認出這條巨蟒的不僅僅是東瀛國武者,還有一些港島術法者,他們曾見過,甚至有些人和吉元琥珀有過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