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情況下,附近的靈氣分佈都是相對均勻的,而陣眼則需要更多的靈氣聚集,術法者稱之為玄氣,而玄氣不過是渾濁的靈氣形態而已。

葉凡的神識入侵進入山體,按理來說,對靈氣敏感的他應該可以很快找到靈氣聚集之地,現在卻不好找。

看來是被隱藏的很隱秘。

操控陣法的雲閒鶴也發現葉凡的神識在遊走,如同觸手般籠罩了九座山峰,正在尋找九龍大陣的陣眼。

嘴角微微一揚。

“想要尋我陣眼,你以為那麼容易嗎?”

身為術法者,陣眼的弱點他都知道,肯定會做好隱藏工作。

逛了一圈。

葉凡居然一無所獲。

雙眼輕閉,雙手快速結印,更加龐大的神識釋放出去,腳下的陰陽八卦圖更加活躍,在擴大範圍,爬上山體,伴隨著神識不斷進入。

“你覺得我會坐以待斃嗎?”雲閒鶴嘴角冷哼,伸出一根手指,在前方化著什麼。

很快,陣法之內的三條巨大生靈避開巨蟒,殺向葉凡,直接進入葉凡的八卦乾坤陣之內,儘管受到乾坤陣的壓製,但九龍大陣源源不斷的輸送能量過來,還是擁有不錯的戰鬥力。

撲向葉凡。

葉凡依舊輕閉雙眼,感受空氣流動、靈氣變化。

抬手祭出一個封印,切割過去,直接將三條巨大生靈斬首。

與此同時!

一支箭羽從天空之上殺下來,比之前的箭羽更加強勢、殺傷力更強,速度也是極快的,直奔葉凡而來。

葉凡一手持陰陽尺,斬出一道劍芒,與之相碰。

直接炸裂。

突然出現了一條由陣法幻化出來的鎖鏈甩過來,還傳出鈴鐺聲響,那是金屬撞擊的聲音,如同有生命的鐵鏈。

不止一條,又出現了三條……

這是要不斷的打擾葉凡,不給他機會尋找陣眼。

巨蟒在和九條巨大生靈糾纏,雖然一直落於下風,但牠躲進八卦乾坤陣,九大生靈就不能殺牠,算是立於不敗之地,但誰都殺不了誰。

就這樣的乾擾一直持續,搞得葉凡無法專心尋找陣眼,直到現在還是一無所獲。

此時!

天空之上出現了黑雷刀。

這可不是簡單的乾擾,這是要命的。

強勢刀威斬落,如同天刀怒威,驚雷滾滾、斬破天地,撕開一切,連巨蟒都急忙躲避,眼神中帶著恐懼。

葉凡睜開雙眼,看向黑雷刀,身邊還有一條條鎖鏈如同有生命般襲來,在黑雷刀附近還有九條巨大生靈俯衝下來。

“你這是要把我耗死啊,老鳥,雖說戰場上可以不擇手段,但你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太讓人心煩了,不給我尋找陣眼的機會,那我就把這九座山峰夷平。”

“我師父有冇有跟你說過誅仙劍式?我覺得這一套劍法敢這麼命令,連仙都敢殺,那就冇什麼是做不到的了。”

“我以前隻用過前麵三式,現在我就讓你看看第四式。”

眼眸冰冷,手持陰陽尺,迸發出無儘劍威、浩浩蕩蕩、有一種山河破碎、風雨飄搖的姿勢,腳下光芒不斷依附。

劍橫身前,無窮劍氣瘋狂激盪、磅礴而淩厲、不斷切割、浩浩劍威不斷切割鎖鏈和九條生靈。

幾乎可以無視這些,但黑雷刀還是可以斬殺下來,以霸道的姿態怒斬而下。

“靈蟒,過來!”

蟒蛇急忙來到他的身前,他跳上巨蟒的腦袋,以神識溝通。

黑雷刀即將斬落。

巨蟒發出一聲怒吼,朝著其中一座山峰殺過去,張開大嘴、露出獠牙、速度極快,龐大的身軀劃過地麵的鴻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