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這一幕更加經典。

葉凡手持巨劍從天而降,劍威浩蕩數裡。

雲閒鶴操控巨龍神威衝上去,巨龍恩威覆蓋八方。

程湘芸緊握拳頭,緊張到極點,目不轉睛的盯著天空之上的一人一龍。

巨劍斬落、巨龍衝上。

呯!

萬眾矚目下,終於對上。

恐怖的劍芒斬落,巨龍撕咬著劍芒,迸發出大量的星火,還有熊熊火焰燃燒著,欲要燒儘淩厲的劍芒。

下方的八座山峰在轟鳴、動盪、磅礴的地勢地脈之力不斷以陣法為媒介灌入巨龍龐大的身軀。

巨龍恩威越來越強。

轟隆隆……

八座山峰開始出現區域性坍塌,大量的巨樹和巨石滾落、掉進深深的鴻溝,腳下的大地都在震動,彷彿八級大地震來襲。

圍觀的人緊緊的盯著這一幕,誰都不願錯過,卻突然感覺到自己腳下在劇震。

“地震了?”

“那是九龍山的地脈分支延伸至此,地脈之力正被抽離,冇想到雲閒鶴居然強大到這般田地,簡直太恐怖了。”

“即使如此,葉凡依舊冇有敗勢,他同樣強,之前還嚷嚷著要殺葉凡,人家不殺你就阿彌陀佛了。”

“還要當時冇衝動。”

“你們看……那是什麼……青色的光暈正在進入葉凡的身軀和巨劍……”

一劍一龍的僵持,氣勢越來越大,所有人都在期待。

葉凡如同古代劍仙般,劍氣激盪,空間彷彿被震碎。

巨龍似乎從遠古爬出來,恩威浩蕩、頗有獸之王者的風範,碾壓一切的大勢。

梁初心很細心的看著戰鬥中的變化,包括周圍的一切變化。

“敗了!”

她已經知曉答案。

“師父,誰敗?”

這位弟子的話音剛落。

結局已經出來。

巨劍強勢斬下,巨大的龍頭被切成兩半,發出不甘的憤怒嚎叫。

呯啪巨響不斷傳來,八座山峰轟然炸開,巨石、大樹被炸上天空,到處都是飛沙走石,看不清戰況,但可以感知到九龍大陣被毀。

陣法壓製已經不知道。

靈蟒被埋在滾滾流沙中,牠在翻騰著要出來。

噗……

“怎麼可能……不……”

雲閒鶴遭遇巨大反噬,整個人被彈飛十幾米,再也無法隱藏起來,趴在地上,無法動彈、容顏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老去。

一頭長髮快速變成白色,如同九十多歲的老人,全身皮膚快速乾癟、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如同一個踉踉蹌蹌的老人。

突然!

一塊巨石滾下來,壓在他的身體上。

噗!

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山體不斷坍塌,圍觀的人距離較遠,根本冇看到他已經逐漸被流沙掩埋。

突然!

一道身影從遠方奔襲而來,速度極快,身上泛起金色的光芒、幾個小小封印擋住了所有的滾落巨石和流沙。

一個封印擊碎壓在雲閒鶴身上的巨石,將他扛起,快速升空,屹立上空,和葉凡平行,淩空而立。

此人是梁初心!

也就在這時,眾人纔看清雲閒鶴的模樣。

“這……這是雲閒鶴前輩……”

“雲閒鶴敗了?這……難以置信呐。”

“術法神榜第三名居然敗了……”

儘管眾人不願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葉凡屹立上空如同劍仙,一把長劍依舊在手,戰力依舊昂然。

梁初心開口了,說道:“葉凡,雲閒鶴敗了,我希望你能放他一條生路……額……葉凡……”

話音未落,葉凡口吐鮮血,一身恐怖氣息瞬間消失,垂直墜落,砸下下方山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