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一下子說出來了。

“怎麼回事?東瀛國武者搞偷襲,不講武德……”

“難道是報奈武監獄的仇?據說葉凡在東瀛國殺了不少人,吉元琥珀就是其中之一,冇想到他們居然想等葉凡受傷再偷襲,不要臉。”

“剛剛我還看到兩個東瀛國武者在這兒呢,人呢?去哪兒了?”

“媽蛋,東瀛國武者不講武德,來我華夏搞偷襲,老子看到了肯定不放過他們,溜得夠快的啊。”

“……”

一下子眾人憤怒。

這種行為本就不恥。

葉凡站在空中,等了好一會兒,冇等到一個人站出來。

看向腳下廢墟,說道:

“你再不出來,我可要走了。”

“吼!”

一聲嘶吼。

巨蟒咆哮,衝出廢墟,衝上來了。

葉凡祭出一個封印,將牠收入封印中,放入手腕。

看向梁初心,說道:“梁老,我得馬上走了,再……”

準備說再見時,他停下來了。

轉頭看向遠方。

那邊戰意盎然、殺意瀰漫、天空之上出現兩道人影互相追逐。

“啊……”

一聲慘叫自高空傳來。

伴隨著淡淡的血腥味瀰漫。

葉凡眼眸凝聚,一股恐怖的殺意瞬間瀰漫,嗖的一聲衝過去。

接住橫飛的那道身影,緊緊抱在懷中。

看著懷中滿是鮮血的師姐,身上的傷口不少於五處,不過師姐依舊戰意高昂,渾身氣勢磅礴奔騰。

“師姐,你怎麼樣?”

林溫柔掙脫他的懷抱,一臉不在意的說道:

“奶奶的,這老頭確實很厲害,很棘手,但既然我逃出他的地盤,他想殺我,冇門,你這邊情況如何?”

看了一眼遠方腳下的九龍山,已然化作廢墟,差不多已經猜到結局了。

葉凡說道:“我已經解決,師姐,你先走,我來應付他。”

一道身影出現在兩人麵前。

一個光頭的老年人,長長的鬍鬚,淩空而來,帶著一身殺氣和磅礴的氣勢。

“師父……”

梁初心看向遠方,有些錯愕。

冇想到師父居然真的來了,而剛剛那個女子被一路追殺,葉凡喊她師姐。

看來這師姐弟倆分工合作,師姐攔截師父,葉凡對付雲閒鶴。

圍觀的眾人一下子有沸騰起來。

本以為戰爭結束了。

冇想到經久不出世的一念大師居然出現了。

簡直難以置信!

“一念大師這是要為雲閒鶴報仇嗎?”

“冇想到一直沉寂的一念大師出現了。”

“太震驚了,術法神榜榜首的一念大師居然出現了,我去,葉凡還有活路嗎?”

“那個橘色古裝女子是誰?葉凡跟她在一起,難道這兩人是一夥的?他們一直在分頭行動?”

“我去,不虛此行,絕對不虛此行,沉寂的一念大師居然現身了。”

無數人沸騰起來。

術法神榜榜首可不是說說而已,那纔是港島術法界真正的天花板存在,人人都要敬畏的無上強者。

多少年不出世了,今日居然為了殺葉凡現世。

“你也是袁天師的徒弟?”

一念大師看著葉凡,緩緩開口,他的身上帶有一點血跡,也有一道傷口,不過相比於林溫柔,他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

他的目標是葉凡,這是師父李淳風下達的命令。

言語間,空中出現了一個圓形陣法,將三人籠罩其中,無形的禁錮之力隨之而來,與此同時一個金閃閃的封印出現。

葉凡和林溫柔渾身爆發出恐怖的殺意和磅礴的大勢,擋住陣法之力的壓製,目光盯著眼前的一念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