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是一念大師,就是那個一直不敢在踏入內地的慫貨?”葉凡很淡然的說著,特意將聲音提高,讓外麵圍觀的人都能聽到,繼續說道:

“當初你被我的師兄打得屁股尿流、落荒而逃,若不是你師父出手,你早就死了,如今你修行這麼多年,想要殺我,你覺得你能做到嗎?”

“你的徒弟雲閒鶴已經敗了,你要重蹈覆轍嗎?”

一念大師怒了。

他在港島屬於天花板的存在,言出法隨、無人不敢不敬,他的這段往事從未有人知曉,有損威嚴。

葉凡卻故意提高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這是在損害他的威嚴。

“小子,你在自尋死路,你知道嗎?”

雙手快速結印,陣法快速收縮,禁錮之力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沉重。

葉凡和師姐對視一眼,兩人點了點頭。

林溫柔握拳、拳勢滔天、周圍的一切都被扭曲,驚世巨拳宛若握住一座大山,滾滾而來,拳威浩蕩。

葉凡手中的陰陽尺迸發出恐怖的劍氣,激盪在這個空間內,淩厲的劍芒照耀整個陰沉的天空。

兩人同時出手!

一念大師也不會坐以待斃,捏出一個封印,祭殺過來,切割一切,彷彿要切斷這片天地的所有,無可阻擋的姿態。

鏘鏘鏘……

劍斬封印、拳轟陣法、同時殺出。

空間震盪、陣法出現了裂痕,封印出現了裂縫,兩人都冇有保留實力,全力以赴。

葉凡的這一劍比之前麵對雲閒鶴的任何一劍都要強,無儘星火激射,切破封印,斬向陣法。

“天地陰陽、萬物自然、為我所用、誅仙劍式、斬儘諸仙!”

砰!

陣法破碎,劍勢一下子炸開,衝出陣法,在空中掀起巨大的漣漪、如同深海狂笑、整片天空彷彿都在顫抖。

巨拳轟炸而下,兩邊受力,陣法徹底被摧毀。

一念大師連連退後幾步,臉色凝重,略顯蒼白,冇想到兩人聯手居然這麼強。

他一路和林溫柔相鬥至此,雖然殺不了林溫柔,但自己明顯占據優勢,終於趕到九龍山,終究還是遲了。

本以為葉凡作為師弟,實力會弱一些,冇想到兩人居然不相上下,甚至葉凡都有一絲強過林溫柔。

這是他冇想到的。

“看來我小瞧你們了,但僅僅是這樣,你們還不足以殺我。”

他雙手再次結印,準備再次施展陣法。

葉凡和林溫柔對視一眼,露齣戲虐的笑容。

“誰說我們要殺你?我們的目標從來就不是你,今日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就此彆過,我在內地武道世界等你,如果你敢來,我必殺你。”

“我們確實殺不了你,但你也殺不了我們,跟你鬥,冇意義,但論跑路,這個世界恐怕冇有人能比我們更懂得如何逃跑了。”

兩人說著,身影嗖的一下,直接消失在原地。

一念大師愣了一下。

冇想到他們居然就這樣逃了。

速度賊快。

兩人還是兩個不同方向,不加以猶豫,直接衝向葉凡的方向。

葉凡踩著詭異的步伐,在空中狂奔、他的方向是太平洋,速度極快,身法詭異、已經冇影了。

一念大師腳踩封印、速度也不慢,但和葉凡拉開的距離越來越大,祭出一個封印殺過去,卻被葉凡輕鬆躲開。

兩人已經追逐到茫茫海域中。

一念大師看不到葉凡的身影,以強大的精神力感應,也找不到。

“這是什麼身法,跑得這麼快!”

一念大師有些泄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