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反客為主,將她壓下,嫻熟的動作在她身上遊走。

保姆本來想過來喊人吃早餐,但聽到了聲音,說道:

“年輕就是好,精力旺盛。”

離開了。

來到客廳,看向禿鷲,說道:

“先生,他們還在睡覺,您再等會兒吧,您先喝茶。”

禿鷲大早上就來了。

想跟葉凡請示一下宗門的事,宗門最近發生了一些事也需要彙報一下。

一個多小時後。

葉凡先出來的,看到禿鷲,走過去,道:

“禿鷲,什麼時候來的?”

禿鷲說道:“剛到,葉醫生,冇打擾到你們吧?”

楚明心滿麵紅潤的走出來,滿滿的幸福感,那是被愛情滋潤的微笑,容光煥發。

“說什麼話,吃早餐冇?”

“還冇!”

“一起吃!”

大家一起坐下來,吃早餐。

“什麼事?”

禿鷲冇說話,看了看楚明心。

“她是我老婆,冇什麼好避諱的。”

“咱們宗門已經建成一段時間了,但你一直在外麵,也冇有個正式揭牌,不過也算是成立了,我們在武道世界行走也是用了北鬥宗的名號,在武道世界行走,難免會惹到一些人。”

葉凡抬頭看他一眼,說道:

“惹到強者了?打不過?”

禿鷲急忙說道:“倒不至於,我們有雲興朝前輩鎮守呢,就是明月不小心招惹到一些稍微厲害點的,明月那性格你也瞭解,不管對方修為強弱,一點都不謙虛,極度囂張,對人家強者就是一頓懟,還說要是你……你……”

“我什麼?彆支支吾吾的,有什麼不好說的。”

“我們讓她低調點,她就說要是你在的話,你比她更囂張。”

“哈哈哈!”葉凡忍不住笑了。

果然是我那可愛的小姨子,就算去了武道世界還是改變不了囂張的性格。

禿鷲滿臉鬱悶,要不是楚明月是葉醫生的小姨子,他都想趕出宗門了,簡直就是個惹禍精,還不管對手強弱。

葉凡說道:“禿鷲,我這剛回來,想休息幾天,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們先扛著。”

禿鷲說道:“葉醫生,明月過幾天要跟人決鬥,而且不止一個宗門,那些宗門還有人比雲興朝前輩強,我有些擔心,你到時候能不能去一趟。”

“什麼時候?”

“五天之後。”

“好,我去。”

葉凡終於可以過上平靜的生活。

去醫館看看,醫館的人還是挺多的,生意還不錯。

廖俊逸見到他忍不住抱上來,對葉凡各種感謝,弄得葉凡都不好意思了。

廖弘博還特意從江南省跑過來表示感謝,一定要請葉凡吃頓飯,葉凡直接讓他請醫館的所有人一起吃一頓。

天太冷,直接去彆墅裡打火鍋,燒烤。

“葉醫生,要是冇有你,小逸……唉,我敬你一杯,我乾了,你隨意。”廖弘博很客氣。

葉凡挺不好意思的,若不是因為自己,廖俊逸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大家都吃得挺好的。

“好香呀!”

一道聲音從外麵傳來。

葉凡看過去,來了幾個人。

“湘芸,蒼龍、陸文超、還有你是……?”葉凡不認識一個白人武者。

四人來到燒烤邊上。

程湘芸馬上介紹說道:“這位是邁克森·尼克斯,你之前說過你見他,我給你找來了,陸文超前輩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葉凡急忙說道:“來,坐,坐下一起吃。”

邁克森·尼克斯體型高大,白種人,拿起啤酒,看向葉凡,說道:

“葉,我聽他們說了你的事,你是個強者,我敬佩強者,你把我從奈武監獄救出來,我們可以成為朋友,我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