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拿過他的啤酒,說道:

“喝啤酒不夠誠意,廖醫生,給他茅台,這纔是我們華夏的名酒,我們乾了。”

邁克森·尼克斯也冇有猶豫,直接吹瓶。

結果把他辣的嗷嗷叫。

“這是什麼酒?太辣了吧。”

“哈哈哈!”

葉凡大笑起來。

很多歐美人喝不慣華夏的白酒,從嘴巴燒到胃,那種感覺簡直太酸爽。

“陸宗師,你在哪個宗門呀?”葉凡問道。

陸文超咬著羊腿,說道:

“我不喜歡束縛,是自由散人,我聽說你創立了一個宗門,如果你願意收留我,我可以去。”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我那小宗門還真需要想你們這樣的強者來鎮壓一下,給你個長老噹噹,如何?”

“不當,我就當個小小弟子,當什麼長老,還要管事,麻煩。”

“額……陸宗師,你不想管事,收個徒弟,讓你徒弟管嘛,我哪兒缺人,特彆是像你這樣的強者,好多崗位都缺人呢。”

陸文超看了一眼廖俊逸,說道:

“小子,你能管事不?”

“啊?我啊?”廖俊逸直接一臉懵,目光看了看陸文超,又看了看葉凡,說道:

“前輩,我不是武者。”

陸文超笑了笑,說道:“跟著我,你就是了,葉前輩為了你毀了奈武監獄,你來跟我吧,你可願拜我為師?”

廖俊逸做不了主,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葉凡。

葉凡說道:“廖醫生,陸宗師可是一代強者,在武道世界也是赫赫有名的,你若想入武道世界,拜他為師冇有錯。”

他看了看爸爸。廖弘博點了點頭。

趕緊拿起酒杯,來到陸文超麵前,跪下,大聲說道:

“弟子廖俊逸拜見師父!”

陸文超拿起酒杯,喝完,說道:

“起來吧,我負責教你修行,你負責管理事務。”

葉凡說道:“你還要當我們宗門的醫生,救治病人,治療傷員。”

邁克森·尼克斯看了看兩個女孩,說道:

“陸都收徒弟了,我也得收一個,葉,我也去你的宗門,你敢收我嗎?”

關於邁克森·尼克斯的情況,青龍和程湘芸說過,全球武道世界的人都有一大半是他的敵人,被全球通緝。

收了他,會帶進來很多麻煩。

但葉凡最不怕的就是麻煩,說道:

“你願來,我就收,你跟陸宗師一樣,當個長老,我不限製你們自由,你們愛乾嘛乾嘛,但宗門有事召喚,你們的應招,否則我會親自擰掉你們的腦袋。”

邁克森·尼克斯掃視高雅溪和王晴一會兒,說道:

“要不你們倆一起來吧。”

兩個女孩看向葉凡,葉凡點了點頭。

高雅溪說道:“葉醫生,那醫館怎麼辦?”

葉凡說道:“你們之前不是培養了一些醫生嗎?再給你們一些時間,你們在宗門和醫館行走,儘快培養出一批醫生來,你們三個搬到宗門去,在那邊也弄個醫館。”

“好!”

“那就拜師吧!”

兩人趕緊跪下。

“弟子高雅溪拜見師父。”

“弟子王晴拜見師父。”

醫館還有不少人在這兒,都是醫護人員,但跟葉凡關係冇有那麼親近,聽到宗師收徒,他們羨慕不已,但也隻是羨慕而已。

拜師禮結束。

葉凡看向蒼龍和程湘芸,說道:

“你們兩位考慮得怎麼樣了?要不要來啊?”

程湘芸嚴肅的說道:“葉凡,你又要當著我的麵挖牆腳,我一定不會讓你再見到任何一個神龍組的人,你太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