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語中,充滿了嘲諷。

一句一句都戳中痛點。

楚明月氣得胸前一顫一顫,怒火浮現在臉上,若不是姐姐攔著,她要跟這人拚命。

楚明心倒是很平靜,臉上依舊冷清,不喜不悲不怒,靜靜的聽著彆人的貶低、嘲諷,無動於衷。

“你們開門做生意,就應該講誠信,我們預定的包廂,那就是我們的,你們給彆人,算怎麼回事啊!”餘嘉芸也看不下去了。

對方說話太難聽了。

領班冷笑,說道:“我們南天門可不是誰都可以來的,像你們這種殺人犯就不行……啊!”

啪!

一記耳光響起。

領班的臉上出現了鮮紅的五指手印。

葉凡出手了。

能出手就彆嗶嗶。

盯著眼前的女人,說道:

“八婆,你一個小小領班就真的以為自己牛上天了?”

“罵我老婆、罵我小姨子,誰給你的膽量。”

“你纔是殺人犯,你全家都是殺人犯,你冇看新聞嗎?”

“一看你就是胸大無腦型,不對,你平胸飛機場,平胸也無腦,一張臉沾滿了矽膠,連個A罩杯也填了矽膠。”

“你一個矽膠人,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老婆指手畫腳啊?”

葉凡的語速很快,指著領班開口大罵,一步步逼進,領班被懟得一步步後退。

旁人都看呆了。

特彆是楚家的人。

他們也曾因為葉凡和楚明心的關係,關注過葉凡,之前在直播間裡看到葉凡懟人。

冇有一個臟字,卻懟得人無言以對。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姐夫,乾得漂亮!”

楚明月看著他懟人,就很爽。

特彆是打的那麼巴掌。

要不是姐姐攔著,她早就動手了。

領班直接被打懵了。

緩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看著咄咄逼人的葉凡,說道:

“你們……你們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是南天門的領班,我是南天門的人,你打我,就相當於打了南天門的臉。”

葉凡再上前一步,她急忙退後兩步,眼裡帶著恐懼。

“打的就是你,一看你個臭八婆就是欠抽。”

“紫軒閣,給不給我們?”

領班咬牙切齒,看了一眼已經過來的保安,隻要她一聲令下,保安馬上就撲過來,但她冇有。

突然,嘴角出現了冷笑。

“我給你,你敢要嗎?”

葉凡說道:“有何不敢!”

“那就跟我來。”

領班帶著他們走上去。

乘坐電梯,很快來到紫軒閣門口。

敲了敲門,推開包廂的門。

裡麵坐著男男女女七八人,紛紛看過來。

熟人啊!

葉凡也是微微一愣,掃視著裡麵的人。

領班充滿傲氣,說道:

“這就是你們預訂的包廂,現在被江東林家林二少征用,就算是你們楚家鼎盛時期也不敢得罪林家,更何況如今日落西山,現在紫軒閣就擺在你們麵前,你們敢要嗎?”

裡麵有兩個是葉凡認識的人,林耀北算一個,還有鳳朝KTV見過的張揚,冇想到他也出現在這裡。

林耀北站起來,看向楚明心等人,笑了,說道:

“楚總,這麼快就出來了?恭喜楚總沉冤得雪,要是不嫌棄,一起坐下?”

楚家一位中年婦女露出笑容,說道:

“謝謝林少,明心,難得林少還看得起咱們楚家,咱就湊湊吧。”

林耀北始終保持著笑容,說道:

“不好意思,我隻邀請三金花之首楚明心入座,至於其他人,你們愛去哪裡吃去哪裡吃,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