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提前給你透露一下,我們宗門的刺頭不少,愛惹事,我擔心經常有人來挑事,那些都是武者,萬一傷到你就不好了。”

“我不怕,我放狗咬他。”王五堅決的說道:“你要是同意我就去,不同意我就不去。”

兩人對視一眼,一臉無奈。

“可以,我覺得行!隻要五叔願意,我覺得可以。”禿鷲說著還給葉凡使眼色。

葉凡點了點頭。

反正先把他弄過去,到時候再說。

“五叔,那收拾一下,明天我一場決鬥,帶你去看看武者間的決鬥。”

“這麼急?”

“是的。”

“我這麼多狗不好弄,我得慢慢來。”

“你明天先跟我們去看武者決鬥,狗可以回頭慢慢弄過去,先過去看看。”

“也行!”

終於又將一名大將收入麾下。

葉凡冇有多停留,讓禿鷲和王五在這兒繼續敘舊,葉凡去找老婆,給老婆打電話,得知老婆正在視察各個公司、召開會議、視察工廠什麼的。

葉凡有點無聊,去醫館看看。

這邊的醫館主要是高醫生主導,還有不少醫生。

他的到來,引起了很多人的圍觀,畢竟他如今也是一流國醫聖手,醫館的醫護人員都是他的小迷妹小迷弟。

葉凡現場給他們教學,施展古針法,儘量將陣法傳下去,大家都一臉崇拜,認真聆聽,做好筆記。

夜幕降臨。

楚明心打了電話,他才從醫館離開。

“老婆,你明天還有事嗎?”

深夜,兩人運動結束,躺在床上。

葉凡摟著老婆,楚明心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和滿足感。

“怎麼了?有事?”

“明天我去宗門,想帶你一塊過去,那裡也有我們的房間,你去佈置佈置唄,看你喜歡什麼風格。”

“嗯……好吧,明天我跟你一塊去。”

“對了,你最近有冇有葉辰的訊息?”

“葉辰?之前陳家那個打手?”楚明心眉頭微微一皺,有點印象,說道:

“聽說他已經離開陳家了,好像目前在郊區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照顧一對母女,我也不是很關注,就是洪慶和大軍跟我提過幾次。”

“照顧一對母女?”葉凡有些詫異。

跟洪慶通話時,他可冇說這些。

突然手機響了。

看了一眼,是洪慶的。

接通。

“葉醫生,在燕京嗎?我這邊有點事需要你。”

“怎麼了?”

“還是關於葉辰的,他得罪了一個人,那人背景不簡單,我擔心會遭到報複。”

“那人是武者?”

“不是。”

“不是武者,你找蕭博文可以解決。”

“那人是個瘋子,蕭博文恐怕還真解決不了,他認識一些武者,我有些擔心。”

“到底怎麼回事,你說清楚。”

“是這樣的,葉辰跟陳家分道揚鑣之後,找了好幾份工作,後來認識了一個單身媽媽,帶著一個女兒。一來二去,兩人好上了,就是那個女人的前夫精神有點問題,總是來威脅葉辰,次數多了,葉辰實在受不了,打了他,他揚言要找人,這種瘋子,我擔心會做出出格的事。”

“前夫惹事?這種事咱們不好摻和,再說了,就算是神經病,那也不是葉辰的對手啊,要不你找葉辰溝通一下,如果有必要,你找蕭老頭,他在那邊認識的武者挺多,應該不會有事的,我現在在江南省,一時趕不過來。”

“行吧!”

掛了電話。

葉凡把事情給楚明心說了一下。

楚明心也表示這種事冇有理由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