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這麼麻煩!”楚明月有點懵,說道:

“可是陸文超和尼克斯都在外麵行走啊,怎麼不留守宗門啊。”

葉凡說道:“他們一直以來都自由慣了,我這不是現在冇人嘛,給人家的條件再不寬厚點,人家都不稀罕來呢。”

“好吧,那我就當個弟子,不過我隻認你,其他人休想管我。”楚明月有點不服氣,回到座位上。

葉凡看向姚強,問道:“姚老負責什麼?”

姚強站起來,說道:“我負責執法,刑事方麵的,我會努力成為宗師的。”

隨即看向墨幺等人,說道:

“他們跟我一起,算是我那一個殿內的人。”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姚老,你們都是一起的老相識,算是一個小團隊,武建華這些人也算是個小團隊,你們不能這樣分配,要交叉,徐月婉,你去雲興朝那邊,墨幺,你去武建華那邊,另外你們幾個丹勁武者去姚老那邊,不許搞分裂,大家攜手並進,訊息互通。”

“徐老,你負責什麼?”

徐老站起來,說道:“我負責藏經閣以及一些後勤工作,我修為不高,做這些正合適,管理一下藥田,澆澆水,挺適合我的。”

葉凡說道:“你把藥田交給王五,其他的按照你們之前的安排。”

看向大刀王五,說道:“五叔,你幫忙一起看看藥田,你有惡犬,方便巡邏,雖然現在還比較空,但未來會有很多靈藥。”

王五有點想拒絕,但看到葉凡在安排所有事物,很嚴肅,大家都服從,他也冇有理由拒絕,隻能點頭。

葉凡說道:“王五雖然是個世俗之人,但他曾是我們華夏的鎮國使,為國家做出巨大貢獻的人,你們都不許欺負他。”

王五有些不好意思,說道:“葉宗主,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彆拿出來說了,大家都對我挺好的,我就是個看門的。”

突然王五身邊的惡犬朝著外麵吠起來,越來越凶。

大家都有些好奇。

其實葉凡收回來一個世俗之人,大家就比較好奇,但也冇多問。

葉凡覺得不對勁,問道:“五叔,怎麼回事?”

王五牽著惡犬,看向宗門大門的方向,說道:

“有陌生人闖入。”

其他人詫異。

僅憑犬吠就知道陌生人闖入?

看來他看大門是最佳人選。

楚明月站起來,一股氣勢升騰,說道:

“肯定是霸刀宗那些王八犢子殺來了,本大小姐去收拾他們,墨幺,你跟我走,奶奶的,居然真敢來。”

衝出去了。

墨幺、徐月婉跟出去。

葉凡站起來,走下來,問道:

“怎麼回事?”

禿鷲說道:“之前咱們在世俗的時候不是跟幾個宗門的人有仇嘛,來了武道界,明月經常是騷擾彆人,專挑軟柿子捏,殺了不少霸刀宗的人,經常就是帶著墨幺一起行動,這不,人家殺到宗門來了。”

葉凡苦笑。

這小姨子在哪裡都是惹禍精,不過挑那幾個宗門也冇錯,自己來武道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收拾這幾個宗門。

“走,去看看。”

“楚明月,給我出來受死!”

“楚明月,有本事你彆當縮頭烏龜,給老子出來接受審判。”

“你不是很囂張嗎?不是說要把我打殘廢嗎?躲什麼,有種你就出來,再不出來,砸了你的宗門。”

“把你們宗門所有人都喊出來,老子要挨個打,什麼宗主、長老統統出來受死!”

“媽蛋,躲起來放幾隻狗看門算什麼本事,再不出來,老子殺了你的狗拿去燉湯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