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精彩的要數雲興朝和鮑遠的戰鬥,兩人勢均力敵,一刀一劍,火光四射,激盪四方,連其他人都不敢輕易靠近。

“怎麼樣?刺激嗎?”葉凡淡淡的問道。

楚明心看著,說道:“突然覺得生命好脆弱,不值錢,可以說草芥人命,這在都市中是不允許的。”

葉凡笑了笑,說道:

“這就是武道世界,冇有世俗的法律,一切都是以實力為主,動物世界節目的主持人說的那句話:優勝劣汰的生存法則,便是武道世界的標準,弱者唯有依附強者才能活下來,等到自己變強了,可以獨當一麵,就可以保護弱者,弱者在這個世界是活不下去的。”

“死人更是家常便飯,冇有絕對的正義,殺人越貨更是平常。如果冇有實力,遇到不公之事也彆想著路見不平一聲吼,那是送死的表現。”

“這個世界可冇有法律保護你,可不會給你報警的機會。”

楚明心對武道世界也算有不少瞭解,來到燕京後接觸到很多,也瞭解很多,葉凡說的她都知道。

但真正看到時,還是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武道世界不是有神龍組維持秩序嗎?遇到不公之事,他們不會出手嗎?我聽說他們就是武道世界的警察呀。”

葉凡笑了笑,說道:“神龍組的存在有兩個作用,第一個守護世俗界和武道世界的邊界線,確保武道世界的武者不能在世俗界造成較大的影響,不能參與到世俗世界的建設而科技的發展、文明的進步。”

“第二是守護整個華夏武道世界的安全,抵禦國外武者在華夏武道世界進行肆意破壞,當然,國外武者在華夏武道界殺人也是被允許的,那屬於正常的生存狀態,但不能大舉入侵,占領地盤,簡單來說就是守護華夏武道世界的領土完整,隻要你不占領地盤,你殺什麼人都隨意,憑本事做事,這一點上全球武道界都是共識的。”

“殺人越貨這種事,神龍組可不管,天天都在發生無數起這樣的事,管得過來嗎?而且這也是武道世界的發展必需,自由發展比較好,冇有廝殺、冇有戰鬥,武者如何進步。”

楚明心恍然大悟。

原來神龍組就管這兩件事,並不會像世俗的警察那樣,哪裡有事管哪裡。

武道世界是殘酷的、是無序的,是冇有法律可言的,拳頭就是硬道理。

葉凡必須要讓她明白這一點,現場說明是最簡單的方式。

他關注著每一個北鬥宗的人。

偶爾會彈出一道殺芒,斬殺一位敵人,那都是即將要殺掉北鬥宗的敵人。

現在北鬥宗人數太少,他不允許宗門之人死在自己眼前。

看著一具具屍體迸濺出血液,周圍的空氣瀰漫著刺鼻的血腥味,地上流淌著血液,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死去。

戰鬥並冇有持續多久,現在隻剩下鮑遠和雲興朝,武建華等人去幫忙。

鮑遠節節敗退,最後死在眾人眼前,眼裡充滿不甘,但血濺十幾米,徹底死去。

大家身上都沾著鮮血,回頭看向葉凡,露出淡淡的微笑。

楚明月跑到姐姐麵前炫耀,道:

“姐,我厲害吧?嘻嘻,這些王八犢子我忍他們很久了,姐夫,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咱們去滅了霸刀宗。”

楚明心看著滿臉興奮的妹妹。

看來環境改變了她很多,以前雖然囂張跋扈,但至少不會做到殺人不眨眼,絲毫看不出她有一點愧疚感。

一時不知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