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具具屍體倒下,充滿不甘、一聲聲慘叫發出,滿臉驚恐和不可置信。

當葉凡的身影站立時,身後已經是兩排屍體整整齊齊的躺在地上,還有一些奄奄一息的艱難呼吸。

這一幕震驚了圍觀的眾人。

“這……這人就是北鬥宗的宗主?這也太強了吧。”

“不用一招一式,隻是一路奔跑過來,斬碎所有的刀威劍勢,同時還能殺敵,不管是罡勁期武者還是內勁期武者,他所掠過,皆死亡,他到底什麼修為啊?”

“他是叫葉凡吧?”

“是叫葉凡,記住他的名字,是個猛人,一下子屠殺近百人,毫不費力,簡直太強了。”

“他看向無極宗的那些人,這是要主動出擊嗎?”

“難道無極宗和霸刀宗在很久之前就跟他結仇?”

“冇聽出來嗎?在世俗時,霸刀宗、無極宗和極劍宗就跟葉凡有仇,這幾個都是咱們這一帶排名前列的宗門,一旦聯手,北鬥宗也是危矣,現在結下死仇可不是好事。”

葉凡將目光看向剩餘的無極宗弟子和極劍宗弟子,抬起右手,放在嘴邊,舔了舔陽尺上的血跡,說道:

“咱們之間的恩怨確實應該了結一下了。”

邪魅、肆意、狂妄、根本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

“給我破!”

楚明月一拳殺過去,拳勢強橫,推翻一切,砸碎殺來的劍勢,傳來呯的一聲,喬冠的利劍都被打彎。

拳頭打在臉上,打得他發出一聲慘叫。

“啊……”

整個人倒下。

楚明月乘勝追擊,再揮出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鮮血狂飆出來。

“本大小姐打得你變成豬頭,看你還敢不敢囂張。”

兩個拳頭一頓掄錘。

“師父……救我……”

喬冠大聲呐喊著。

極劍宗的人一個都不敢動,特彆是他的師父賀海,因為葉凡的表現太過於驚人,而且葉凡此刻正盯著他們呢。

那邪魅的眼神宛若死神般。

哪裡還顧得上徒弟,自己都要小命不保。

“叫啊,你叫啊,本大小姐弄死你……”

楚明月的兩個拳頭已經沾滿了鮮血,但她依舊亢奮到極點,拳拳掄下去,臉都被打爛了還不放過,打得腦漿濺出來。

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聲慘叫,這才停下。

轉頭看去。

姐夫宛若狼入羊群,直奔極劍宗的人殺過去,兩道劍芒所向無敵,所過之處,鮮血迸濺四方。

“姐夫,你搶我光芒了……”

葉凡並未理會,立威就要狠,不論修為,劍斬所有,渾身染血,如同惡魔般。

楚明月也衝過去,揮動著拳頭。

噗!

一道劍芒穿過賀海的喉嚨,大量的鮮血濺出來,他滿臉驚恐的盯著葉凡,難以置信,死亡已經降臨。

“逃……”

“快跑啊!”

這是無極宗弟子的第一反應。

必須要逃亡。

葉凡嘴角一揚,猛然一跺腳。

周圍的空氣中產生無形的氣勢,震懾而下,那些慌不擇路想要逃亡的人頓時寸步難行,彷彿被一座座山壓在肩上,拚儘全力去邁開腳步,依舊舉步維艱。

甚至有人承受不住壓力,趴在地上。

“啊……我好難受……”

“這氣勢……我動不了……”

“惡魔……惡魔啊……”

他們充滿恐慌,死亡的氣息瀰漫全身,死神在靠近。

“嘿嘿,姐夫,我來幫你收割!”

楚明月興奮極了,快速奔襲過去,雙手握拳,嘭嘭的打向那些人的腦袋、心臟、一拳去一人性命,濺得渾身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