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她越來越興奮,沐浴在鮮血中,這種感覺讓她亢奮。

“哈哈哈,你們不是很囂張嗎?”

“你之前不是追了我三天三夜嗎?給我死!”

“你個壞老頭,還說要打斷我的腿,我打爆你的腦袋……”

楚明月邊殺人邊罵人,亢奮不已。

圍觀的人冇有一人敢上來說句話,隻能看著悲劇發生。

地上躺著的幾百具屍體就是**裸的例子,他們可不想死。

楚明心看著妹妹如此殘暴、嗜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一眾人都被楚明月殺光,他一臉興奮的來到葉凡麵前。

“爽,姐夫,以後咱們多多合作。”

葉凡小聲說道:“你的舉動把你姐嚇到了。”

楚明月看向姐姐,看到姐姐臉色有點蒼白,走過去,笑嘻嘻的說道:

“姐,是不是被嚇到了?”

楚明心看著這個妹妹,有點陌生感,道:

“明月,雖說武道世界如此,但你剛剛是不是太殘忍了。”

“殘忍?姐,你不知道,他們之前恨不得扒我的筋,喝我的血……”

兩姐妹聊著天。

葉凡站在原地,目光掃視四方,說道:

“諸位武道世界的朋友們,我——葉凡,北鬥宗宗主,不願與你們為敵,但如果你們損害了我們的利益,或者想要殺我們,我不會客氣。”

“我剛入武道世界,也許我的名氣不大,但你們可以去世俗界打聽一下,我想來說到做到,你們若是不信,可以來試試。”

“我們北鬥宗剛建立不久,缺乏優秀的武者,我歡迎大家前去接受考覈,加入北鬥宗,一起共創輝煌,站在武道世界的頂端,成為比肩神龍組那樣的存在。”

圍觀的人小聲議論。

嘈雜聲四起。

葉凡繼續說道:“今日的事情你們也看到了,霸刀宗、無極宗和極劍宗跟我有仇,麵對仇人就不能心慈手軟,這幾個宗門便是我北鬥宗的第一個目標,當然,如果他們願意臣服我北鬥宗,我也可以放過他們,你們可以向他們傳達我的話。”

說完,轉身,走向北鬥宗的人,看了看大刀王五和楚明心,兩人被這樣的場麵震撼到了,比宗門口的還要血腥。

“回宗門!”

六人往回走。

無一人敢出來攔路,都是在小聲議論。

“好大的口氣,居然對標神龍組,要知道神龍組成立歲月悠久,底蘊深不見底,一個剛剛建立的北鬥宗也敢立這樣的目標。”

“很霸氣,但他同時惹上了這三個宗門,估計也活不久了,說大話,誰都會說,先扛過這三個宗門的報複再說吧。”

“看來我們這一帶要熱鬨起來了,出現了個狠人。”

“……”

葉凡等人離開橫斷山脈,遇到邁克森·尼克斯。

“尼克斯,你不是說要去看決鬥嗎?怎麼纔來啊,我們都結束了。”楚明月很不爽的看著他。

尼克斯笑了笑,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我之所以答應去,是擔心他們的那些罡勁武者出手,但葉宗主已經去了,我就冇有現身的必要了,其實我一直都在現場。”

葉凡自然也發現他的存在,說道:

“走,一起回去。”

眾人離去。

橫斷山脈的事很快就在這一帶傳播開來。

附近大大小小的宗門可不少,武者流竄,口口相傳,一些酒館、交易所都是傳播的最佳地方。

“你們聽說了嗎?最近出了個北鬥宗,今天在橫斷山脈殺了不少人,還有極劍宗的人。”

“我聽說了,據說他們宗主是個猛人,一人屠殺幾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