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在世俗界一直都是以醫術聞名,在國內算得上是一流國手,但這跟咱們無關,他的武道修為應該就是宗師境而已,若是師叔您出手,必斬之。”

老者緩緩說道:“天虛宗那邊的事要抓緊時間推進,一個小小葉凡、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宗門,不值得你花那麼多的時間,到時候我出手斬殺葉凡,什麼北鬥宗自然就滅了。”

孟昂雄說道:“師叔說的是,天虛宗那邊的纔是正事,我會儘快推進的,那我就先告辭了。”

天虛宗作為這一帶最強宗門,打好關係,提升綜合實力纔是主要的,要為長遠的計劃做好準備。

——————————

葉凡等人回到北鬥宗。

大家都很高興,特彆是楚明月,一直處在亢奮狀態。

本來是要大吃一頓的。

不過眼見天就要黑了,葉凡和楚明心還有點事需要處理,旁邊的霍芷悅有些著急。

霍芷悅一直留在宗門,她是世俗之人,但身處港島,接觸太多術法者和武者,對於這些事也不會向王五和楚明心那樣的心態。

“副宗主,今天是我們正式殺出名堂的第一天,犒勞一下大家。”葉凡看向雲興朝,再看向大家,都是熟悉的麵孔,說道:

“我在中海省有點事,得趕回去一趟,忙完我就回來,應該就幾天時間。”

“幾天內,如果那三個宗門殺來,你們解決不了,立刻通知我。”

“尼克斯,你最近彆出去了,宗門需要一個宗師鎮守,等我回來你就自由了。”

邁克森·尼克斯點了點頭,說道:

“葉,你去忙吧,無論誰來,我都會把他的心掏出來。”

禿鷲走過來,說道:“葉宗主,需要我幫忙嗎?如果是世俗之事,我的鎮國使身份還是有點用的。”

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不需要,你在這裡要巡邏一下宗門邊界,以防敵人入侵,你和五叔做好這個工作,等我回來,我佈下陣法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吩咐好一切。

葉凡、楚明心、霍芷悅三人驅車離去。

追著落日前往繁華的都市。

終於在飯店的時間趕回到都市內。

葉凡匆忙開了個房,洗一下身子上的血跡,換了一身衣服。

出來了,是一個男人接待。

楚明心介紹,男人叫張勇,負責中海省市場的大區董事長。

張勇並不知道葉凡的身份,以為隻是老闆的未婚夫而已,不過聽過葉凡在醫學界的威名,至於旁邊的霍芷悅就更不認識了。

“楚總,車已經在外麵了,咱們趕緊走吧,他們也去嗎?”

“一起去。”

霍芷悅說道:“我有車,跟著你們。”

坐上車,葉凡和楚明心坐在後排,張勇坐在副駕駛,開始介紹情況,說道:

“這次約到的是池家家主池永寧,他對我們非常有興趣,表示希望能跟咱們合作,並且願意出讓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但需要咱們注資二十個億。”

楚明心點了點頭,說道:“這些都是小事,池家其他高管有冇有來?董事會的人來了多少?”

張勇說道:“池家本來就是本土企業,也冇有向其他省份擴張,所有高管、董事都在省內,不過有幾個在下麵市縣,缺席了幾個,其他的基本都能到齊,這也是按照您的要求。”

“那就行,你繼續說。”

中海省,池家。

池家的高層、董事都已經提前來到酒店,並且已經在酒店會議室坐好,靜候明凡集團的人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