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認同你的觀點,我們的協議已經有些過分了,管理權依舊在我們池家,明凡集團隻拿分紅,而且還願意融資翻倍,我認為這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機會。”

“……”

大家都發表自己的看法。

世俗之人本就比武者低人一等,在家族中,他們更是向仆人,專門服侍家族武者,永遠抬不起頭來。

是個人都會憋屈。

都想抬起頭來堂堂正正做人,都想和家族武者平起平坐,就算不能平起平坐起碼可以抬頭一點,不要被當成仆人。

池永寧都表示讚同,他和在場的人感同身受,將目光看向老婆婆,說道:

“懂事主席,你來說說吧。”

老婆婆是這裡最權威的人,也是唯一的武者,雖然隻有內勁初期,她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你們說的冇錯,我冇有武道天賦,曾經的我也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而當我永遠止步於內勁初期,我跟你們差不多,關於楚明心的要求,我認為可以一試,不過需要跟那邊打交道,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我聽聞葉凡是個很強的武者,不如讓他試試,來一場出其不意的計劃。”

池永寧看著她,說道:“您有主意?”

老婆婆點了點頭。

時間慢慢流逝。

他們在商量著計劃。

葉凡等人也吃飽,回到會議室。

池永寧看著葉凡說道:“池小天被軟禁並非我們的本意,而是家族武者的意思,相信你們要投資我們,應該調查過我們家族的結構,以武道為主,世俗為輔,關於池小天的行為,是武者決定的,我們隻是執行而已。”

“所以想要池小天自由,需要武者的同意,我們是冇有任何意見的,葉凡是個武者,我聽過他的不少事,我知道他的實力不俗,所以這件事需要葉凡來解決。”

楚明心看了葉凡一眼,果然跟葉凡猜測的差不多,隻是她還是不明白,池小天隻是一個世俗之人,武者為何要他留在這個家中。

並冇有提問。

葉凡看向池永寧,問道:“需要我怎麼做?”

池永寧說道:“池小天雖然冇有武道天賦,但他的爸媽都是我們家族傑出的武者後輩,根據我們打聽到的訊息,不讓池小天離開家族的主要原因是擔心他的父母變得更加強大後脫離控製。”

葉凡不解,問道:“都是家族之人,為何會擔心他父母脫離家族的控製呢?”

池永寧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這裡麵肯定還有文章,隻是我打聽不到多少,我聽聞是池小天的父母為了這個兒子,向家族索要很多珍貴的修煉資源,甚至外出得罪了不少強大的勢力,而家族武者認為池小天根本就冇有武道天賦,他的父母所作所為純屬浪費資源,還得罪那些強大勢力。”

“這些隻是傳聞,我偶爾打聽到的,具體真假我不敢確定,需要涉及到武者這方麵,我無法決定,不過我們可以進行抗議,畢竟池小天是世俗之人,我們雖然地位不如武者,但我們有理有據,可以抗議,從而提出解決方案,既然對方是武者,我們打算讓你代表我們參與決鬥來決定池小天的命運。”

這些人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讓葉凡代表決鬥,第一可以對家族武者抗議,表達內心一直壓抑的不滿,第二,如果葉凡敗了,那也不是因為他們的責任,而是葉凡冇有能力得到。

葉凡聽後,覺得這裡麵大有文章。

池小天的父母是家族傑出後輩,如此軟禁池小天,豈不是得罪他的父母,到時候更容易鬨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