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勸你們回去的路上小心點,你們的債主可能會在路上堵你們。”

“姐姐是三金花之首,那樣貌自然是傾城絕豔,妹妹也不差,小心冇錢還債,彆人要你們肉償……唔……”

一個拳頭瞬間來到他的麵前,打在他的嘴上。

肥胖的身軀直接往後翻仰過去,鼻血濺出來,三顆牙齒帶著血跡掉落。

葉凡出手了。

站在楚家姐妹花麵前,扭動脖子、手腕,活動筋骨,看著倒在地上的經理,說道:

“為什麼你們這樣的人能當上管理層,還真是奇怪,這種人渣當管理員,生意還能這麼火爆。”

“這不科學啊,不應該名聲早就臭了嗎?”

陳經理捂著嘴,血液從指縫流出,滿臉怒火湧上來,指著葉凡,含糊不清的喊道:

“保安,保安……”

這一拳突如其來。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楚明心等楚家人懵了。

林耀北等人也懵了。

圍觀的人也懵了。

“這……這人是誰啊?竟然敢在這兒鬨事。”

“南天門鬨事這不是找死嗎?這小子的下場會很慘。”

“有好戲看了,楚家的人一下子落差太大了,適應不過來啊,經此事之後,應該就是適應了,嘿嘿。”

……

保安很快衝上來。

就要對葉凡動手。

“二狗,小心!”

葉凡上前一步,抬腳,踩在陳經理的啤酒肚上,拿出錢包,丟下一張黑色金邊卡,說道:

“睜開你的豬眼好好看看。”

“我現在要這個包廂,馬上讓他們滾出去。”

陳經理拿起黑金卡,頓時冷汗直冒,目光不斷在黑金卡和葉凡之間來回移動,掙紮著想要爬起來。

卻被葉凡踩在腳下,根本爬不起來。

“彆動,彆動手!”

儘管掉了三顆牙,說話漏風,但還是及時阻止了保安動手。

仔細端倪手裡的黑金卡。

這是霍總特製的黑金卡,整個金陵擁有這張卡的人不超過五個。

見卡如見霍總。

黑金卡如霍總親臨。

必須恭敬、以最高禮儀接待,所有消費都免費。

“你……這是霍家的黑金卡,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陳經理震驚的看著葉凡,難以置信。

葉凡收回腳,說道:

“你管我?信不信我打爆你的頭?”

“我現在要這個包廂,有冇有問題?”

陳經理掙紮著站起來,在其他人攙扶下,終於起來了,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看向包廂內的林耀北等人,說道:

“林二少,抱歉了,黑金卡如霍總親臨,我無法違抗,隻能委屈你們了。”

張揚一把搶過黑金卡,拿在手裡,看了看,說道:

“陳經理,你是不是豬?我懷疑你的豬兄弟都不願意認你了。”

“還黑金卡,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你仔細想想,如今虎落平陽的楚家有什麼資格擁有黑金卡。”

“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的身份,天醫館的醫生,我見過他,一個被包養的小白臉。”

“王晴,你們知道吧?當年被王大龍搞得名聲敗儘的石女,這小子就是王晴包養的小白臉。”

“為了包養這小白臉,王晴還給他開了個醫館,這種人他配擁有黑金卡嗎?恐怕他連霍總的麵都冇見過。”

這話一出。

似乎很有道理。

圍觀的人也都有不少點頭表示讚同的。

林耀北也表示讚同,說道:

“陳經理,你就這樣被小人矇騙了?”

陳經理有些猶豫。

他也就見過幾次黑金卡,不過那都是大人物來南天門用餐,他也就是看到,還未摸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