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一直以為葉凡就是個厲害點的醫生,冇想到居然是一位鑒寶大師和絕世武道強者,頓時刮目相看,急忙敬葉凡三杯。

之前還覺得葉凡配不上楚總,現在看來是楚總稍微略遜一點點。

葉凡也不甘示弱,說了池小天和霍芷悅的愛情故事。

“原來撮合我們倆的事,你也有份啊?我還以為是李總看中我的能力呢。”池小天有點詫異,說道:

“我必須要敬你一杯了,要不是你,我都遇不到小悅,小悅,咱們一起敬葉凡。”

兩人舉杯敬酒,葉凡跟他們喝一杯。

就在這時!

旁邊傳來很不和諧的聲音。

“喲,這不是我們家族那位自負又狂妄的池小天嘛,你是不是偷偷跑出來了……葉……葉凡?”

來人正是池文昊。

看到葉凡的這一刻,他有點慌。

每一次和葉凡見麵都倒黴,心中有了陰影,後退幾步。

不過似乎想到了什麼,逐漸恢複情緒,更是表露出自信。

這裡可是中海省,他的地盤,為什麼要怕葉凡呢。

大家很不爽的轉過頭去。

“葉凡,我冇去找你,你居然敢跑來中海,你彆走,今天新仇舊恨,咱們一起算清楚。”池文昊馬上拿出手機,走到一邊去打電話。

池小天還有點懵,問道:“葉凡,你跟他有仇?以前見過?”

葉凡說道:“以前在江南省的時候,他想殺我,被我打住院,後來在江鎮時,又遇到了,不對,我們都在江鎮,但冇見麵,我打了人,然後嫁禍給他,他被人打了,又住院,我都不知道你們是一家人,名字的排列不對啊,第一個是姓,第二個不應該是輩分嗎?”

池小天說道:“我們這一輩的第二個字是固定一個‘文’字的,但後來我媽覺得連起來不好,給我改了。不過這個不重要,咱們先離開這兒,他肯定喊來武者了,儘量彆發生矛盾比較好。”

葉凡看著香辣的火鍋,說道:

“我還冇吃飽,再說了,我的戰鬥力,你是知道的,不用擔心,來多少揍多少。”

楚明心說道:“現在不是打不打得過的問題,而是過幾天要和池家武者決鬥,現在提前發生矛盾,可能會引起其他變故,現在不發生矛盾會比較好。”

其實在剛纔池文昊那麼一說,已經引起不少關注。

葉凡環顧一週,還在貪婪的吃東西。

這時,張勇也說道:“葉凡,你可能不瞭解這箇中海池家,我這麼跟你說吧,雖然池家在中海的事業做得不是很大,但大家都知道池家主要發展武道,武者高高在上,就連中海的一流家族都不敢輕易招惹池家,我們明凡集團在這邊也是儘量不招惹,能避則避。”

“楚總說得對,咱們不應該在決鬥之前發生矛盾,以免造成其他不可控的變故,把事情複雜化。”

葉凡有些無奈,說道:“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就走吧。”

剛想站起來。

池文昊回來了,看到他們要走,大聲說道:

“怎麼?想走?你們還走得掉嗎?”

目光掃視在霍芷悅和楚明心身上,說道:

“小天,聽說你從港島帶回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長得還挺標緻的嘛,借給我用用如何?”

池小天怒了,站起來,盯著他,說道:

“池文昊,你敢再說一句,我爸媽撕爛你的嘴,將你殺了,你爸媽都不敢說個不字,你信不信?”

池文昊笑著擺手,連連說道:“信,信,小天,我就是開個玩笑,你乾嘛那麼認真,你女朋友雖然長得標緻,但相比於葉凡的未婚妻,還是差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