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世俗之人看起來,這三人的殺招就是致命一招,完全無法抵擋,內心驚歎武者的強大。

而在葉凡看來,如同螻蟻!

餘光看了一眼砸向遠方一個滾燙火鍋湯裡的池文豐,再看向已經殺到眼前的三位武者,筷子輕輕一劃。

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切開他們的殺勢,橫斬過去,看似簡單,卻輕鬆擊潰三人的氣勢,還衝向三人。

噗噗噗……

三人的胸膛出現了長長的血口,橫穿兩條手臂,雙臂已廢。

三人橫飛,以一定扇形的方向砸向遠方,都非常精準的落在滾燙的火鍋湯裡。

燙得他們嗷嗷叫,不停的在地上打滾。

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這人是武者?”

“感覺不像啊,就是一根筷子也有這樣的威力?”

“這到底是什麼功法?難道是什麼魔功?”

“這人應該是武者,而且很強,他麵對池家四人,動都不動一下,直接橫掃,好強啊。”

“所以說這人也是名武者?”

“……”

眾人驚呆。

池文昊已經打了電話,這一次他打給家族的長輩,需要更強的武者過來解決葉凡,自己躲在角落裡。

葉凡看向張勇,淡淡的說道:

“記得賠錢給老闆。我們走吧。”

“你們……你們休想走出中海,你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池家武者大聲呐喊。

葉凡幾人完全不理會,直接走出去。

無一人敢攔,隻是竊竊私語。

“池家會有更多強者出來,這些人肯定活不了的。”

葉凡幾人出來後。

葉凡讓張勇回去工作,他們要去見池小天的爸媽。

大家都喝了酒,喊了網約車,直奔池家武道彆墅。

而池家人被打的事也很快傳回到家族中去。

“什麼?文昊……”池永寧頓時大怒。

冇想到兒子又被打了,還是葉凡。

老婆婆瞪了他一眼,說道:“永寧,彆忘了我們的計劃,你的兒子是不是該管管了,三番兩次被葉凡打,不應該每次都歸責於彆人,應該自我反省一下,為什麼池小天能和葉凡稱兄道弟,而池文昊卻三天兩頭被打。”

池永寧被說得無語,起身,說道:

“葉凡這次還打了武道那邊的人,估計咱們的計劃不會那麼順利,那邊肯定也接收到情況了,我去趟醫院,看看我兒子。”

直接離去。

池家彆墅有兩個主要彆墅群,一個是世俗之人居住,一個是武者居住。

葉凡他們來的是武者居住的地方。

池小天說道:“火鍋店的事應該已經傳回來,咱們這樣大搖大擺的進去,肯定會被髮現,我給我媽打個電話探探情況,其實我爸媽一直都被監視,咱們一旦進去就會被髮現的。”

立馬打電話。

說明情況,他媽媽還問起了火鍋店的事。

那邊果然已經知道。

說明來意。

池小天媽媽讓他們在那邊的樹林等一會兒,夫妻兩想辦法甩開尾巴就出來見麵。

車子開進旁邊的叢林裡。

葉凡推開車門,走下來,看到這裡有一處懸崖,還有瀑布流水,下麵巨石不少,今晚的月光也不錯。

“想不想下去?”葉凡問了老婆一句。

旁邊的霍芷悅說道:“想!”

葉凡帶著大家縱身一躍,降落在下方的巨石上,留下兩個網約車司機在上麵等候。

清澈的泉水,藉著月光,大家洗臉,戲水。

葉凡也把身上的血跡洗掉。

河水冰涼,潺潺流水聲,還看到了小魚兒。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