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這張卡,模樣應該是冇錯的。

就是不知道真假,現在的模擬技術還真能做到真假難辨。

加上張揚和林耀北作證,可信度還是蠻高的。

葉凡聽了他們的話,再看陳經理猶豫了,有些無奈,說道:

“是真是假,你打個電話問問霍總不就知道了?”

突然。

他注意到楚明心看他的眼神不太對勁。

以為她有話要說,退到她的身旁。

楚明心麵無表情,如同寒霜,說道:

“你被人包養了?”

“……”

這話把葉凡雷到了。

“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葉凡被她的話雷到了,說道:

“平時看不是挺高冷的嗎?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幽默了?”

楚明心依舊是麵不改色,冇有搭理他。

小姨子楚明月卻過來,說道:

“二狗,你這卡是真的嗎?我聽說這卡不超過五張,都是在一些權貴手中,想要霍總送出這種卡,那可是非常強大的人。”

葉凡一下子就不樂意了。

小姨子,你這是看不起人嗎?

好歹我也是救了霍天南的老婆兩次的人。

“明月,你這是在懷疑我嗎?你懷疑你姐夫?”

“你到底站在哪一邊的?你是不是自己人?”

楚明月抓了抓後腦勺,有些尬笑,說道:

“我……我就是有一丟丟懷疑而已,畢竟這卡可以在霍家旗下產業消費全部免單,還能提取出一定的現金,你纔來金陵多久了,就有這樣的待遇。”

“我……我嚴重懷疑你是對麵派來的臥底。”葉凡直接無語了。

敵我不分的小姨子。

不想理她。

看向林耀北幾人,他們明顯不相信。

張揚是徹底不相信的,說道:

“陳經理,給霍總打個電話問問不就知道了嗎?他敢高仿黑金卡,霍總肯定會扒了他的皮。”

陳經理猶豫了一下,還是撥打過去,開了擴音。

打的是一個座機號碼。

那邊傳來女人的聲音:“你好,這裡是南天集團總裁辦,我是霍總的秘書,請問你是哪位?”

陳經理馬上陪著笑臉,說道:“你是孫秘書吧?我是南天門的小陳,我是陳易升。”

“陳易升?什麼事啊?”

“那個……我有急事找霍總,請問他在嗎?”

“霍總在開會,你有什麼事,急嗎?”

“也不是很急,就是有人拿了一張黑金卡過來,說是霍總親自給他的……”

“黑金卡?你確定?”那邊的霍總秘書打斷他的話,言語中變得嚴肅了許多。

陳易升也有些糾結,從張揚手中拿過黑金卡,說道:

“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是想向霍總求證一下,這邊發生了一點衝突。”

“持卡人叫什麼名字?”

陳易升看了一眼葉凡。

葉凡說道:“葉凡!”

“葉凡,他說他叫葉凡。”

“你不要掛電話,事關黑金卡,這可不是小事,我馬上去請示霍總,稍等一下。”

“好!”

那邊聽到高跟鞋的聲音,很快消失。

眾人也隻能等待了。

張揚一臉得意,說道:

“葉凡,你就等著吧,一會兒肯定霍家的保鏢就到了,你們所有人都跑不掉。”

“虎落平陽還想囂張,在林少麵前裝逼,我看你們是活膩了。”

圍觀的眾人也是指指點點。

等著看好戲。

楚家的人也有些擔憂,對此有所質疑。

“我聽說咱們這位姑爺是從鄉下來的,他怎麼可能有黑金卡嘛,咱們不會被他連累吧?”

“咱們楚家已經夠慘了,資產全冇了,資金也被凍結了,現在又要遭受霍家的毒打,我怎麼這麼倒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