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我覺得女兒不錯,咱們先生個女兒吧。”

川門江,上遊的江邊。

一條湍急的河流在奔騰,邊上站著二十多個武者,都是來自池家的人,每一個都意氣風發,其中有三人身上帶傷。

旁邊不遠處站著池家的世俗之人。

池永華一家三口站在世俗這邊,他們的意願是一致的。

“爺爺,咱們必須要讓葉凡付出血的代價,最好殺了他。”一位中年男子看向一名老頭露出請求的麵色。

老頭沉思一會兒,說道:“關於這個葉凡,我昨天向一些老朋友打聽了一下,曾在燕京斬殺過一位新晉宗師,實力不容小覷,咱們還是需要謹慎點好。”

回頭看向身後的一條小道,並未看到期盼的人出來。

一名中年貴婦也轉頭看過去,說道:

“蔡宗師怎麼還冇來啊!”

一位受傷的池家人看了一眼小道,有些激動的說道:

“媽,天虛宗的蔡雲飛宗師要來?”

貴婦說道:“葉凡雖然殺過燕京陳家的新晉宗師,但那也隻是新晉宗師,蔡雲飛可是老牌宗師,修為已經是宗師中期境,咱們家族就你太爺爺最強,罡勁巔峰期,儘管一隻腳已經踏入宗師境,但依舊是有差距的。”

受傷的年輕人盯著世俗那邊的池小天,眼眸裡閃過一縷殺機。

身上的傷就是葉凡打的,葉凡就是為了池小天來的。

這次宗師出場,葉凡必死!

內心很激動,彷彿看到了葉凡被打得血濺百米的場景。

這時,一位年輕女子說道:

“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要答應世俗那邊進行這樣的解決方法,我們家族一直都是以武道為主,世俗為輔的方針。憑什麼要答應他們。”

一位中年男子說道:“世俗之人雖然比我們身份低一等,但他們也想跟咱們平起平坐,一些積怨已久的老傢夥坐不住了,不如讓他們發泄一下,不過是一個葉凡而已,這種事每幾十年都會有一次。”

世俗之人的抗爭並不是第一次,以前也都曾經有過,但武道這邊都是贏家。

他們相信這次也不會例外。

得知葉凡斬殺過新晉宗師,馬上請來天虛宗的宗師中期境強者蔡雲飛,保證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

終於!

他們身後的小道出現了一道人影。

“來了,蔡宗師來了。”

池家武者們都很激動。

池家最強者們紛紛走過去迎接,一番恭維的言語說不儘,說的蔡雲飛心裡舒坦。

“不就是一個殺過新晉宗師的人嘛,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來解決就行。”蔡雲飛拍著胸脯保證,目光看了一眼身邊的一位年輕女子。

年輕女子諂媚一笑,有點嬌羞。

兩人肯定有點故事。

回到原來的位置,蔡雲飛坐在最中間的主座上,看向世俗那邊的方向,問道:

“人來了嗎?”

就在這時!

葉凡和楚明心、張勇到了。

“來了,就是他。”

“西裝那個?”

“不是,是休閒裝那個。”

“這麼年輕?”

世俗這邊的人看到葉凡三人到了,很激動。

不過池永寧臉色有些難看。

前天他去看兒子了。

兒子已經被徹底毀容,神仙都救不了的那種,若不是各位董事執意要進行這個談判,他是絕對不會來的。

如果他不按照董事們的話去做,他的總裁之位將會不保,董事局有權換一個聽話的人上來。

他內心希望葉凡死!

大家跟葉凡客氣一番。

柴藝來到葉凡身邊,小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