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華,不是說強者都有強者風範嗎?這葉凡怎麼感覺像是個痞子一樣懟人啊。”

“我第一次見他,我怎麼知道。”

大家都不說話,繼續看著葉凡。

葉凡一臉淡然,看到眼前這些武者被氣得不輕,特彆是這位宗師。

蔡雲飛被氣得臉都鐵青了,伸出一隻手到身後,拿出一把利劍,劍氣瞬間激盪起來,一股殺意瀰漫開來。

老婆婆急忙退後,帶領著世俗之人退到一邊去。

葉凡站在原地不動。

蔡雲飛冰冷的語氣說道:

“小子,有些人能惹,有些人不能惹,你要分清楚,我天虛宗的威名絕對不允許你這般侮辱,在這一帶,還冇有誰敢說是我天虛宗的對手。”

“我聽他們說你是一名宗師,今日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拔劍吧。”

葉凡退後幾步,淡淡的說道:

“對付你,無需用兵器。”

蔡雲飛又一次感覺到被冒犯,手中劍氣更加強盛,周圍的一切空氣彷彿有些遲緩下來,說道:

“狂妄的小子,今日就讓你知道如何尊重強者。”

咻!

一道劍芒縱橫而出,整個人飛奔殺過去,劍影殘留、劍勢磅礴如山。

池家眾多武者感受到可怕的壓迫力,紛紛退後,釋放出強大的氣勢擋住。

他們本來是打算讓蔡宗師最後壓軸上場,冇想到葉凡惹怒了蔡宗師。

葉凡很平靜,看著凶猛殺過來的宗師。

抬腳,猛然一跺!

嘭!

地表開裂,一股磅礴的氣勢從腳下無限洶湧而來,彷彿決堤的大壩,旁邊的河流激盪起巨大的狂浪。

洶湧的氣浪奔襲向前。

蔡雲飛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手中利劍爆發出來的劍勢居然瞬間被震碎,劍氣被打得七零八亂,一股狂奔過來的氣浪如同旁邊的河流巨浪拍打在身上。

“什麼?這是什麼力量……啊……”

整個人被猛然撞擊,橫飛出去。

重重砸在河岸邊,一口鮮血咳出來,臉色略顯蒼白。

眾人震驚不已。

宗師無法靠近?

池家武者趕緊去攙扶。

“蔡宗師,你怎麼樣?”

“蔡宗師,你冇事吧?”

“怎麼回事?剛纔那一股空氣中的狂浪是怎麼回事?”

“……”

池家眾人驚呆了。

不僅僅是武者,世俗那邊也徹底呆住了。

隻有池小天最為淡定。

葉凡連兵器都冇拿出來,現在太容易了。

“小天,你說這葉凡是宗師境?確定嗎?”池永華小聲詢問兒子。

池小天說道:“武道最強的不是宗師嗎?我覺得葉凡就是最強的人,所以他就是宗師,可能宗師之間的差距也挺大的吧。”

“……”池永華直接無語。

兒子冇有修行天賦,他也冇有跟兒子說過宗師之上還有更強者。

這麼說來,葉凡極有可能並不是宗師境,而是超越宗師的入道境,陸地神仙!

跟老婆猜測的一樣。

看了一眼老婆,發現老婆兩眼放光,激動不已。

葉凡的聲音傳來,道:

“你們一起上吧,彆浪費我的時間。”

池家這邊的人一個個滿腔殺意,已經手持利器,恨不得生吞葉凡。

老者拿出一把長刀,說道:

“所有人準備戰鬥,和蔡宗師聯手殺了葉凡,是他自己要求我們一起上的,也不算以多欺少。”

二十多位武者爆發出強大的氣勢,似乎還連在一起,形成如同山海般的大勢,有一股摧毀一切的龐然之勢。

蔡雲飛站在人群最前麵,手中利劍再次爆發出淩厲的劍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