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禿鷲看向葉凡,說道:“宗主,我先去忙了。”

葉凡看著程湘芸,說道:“湘芸,所以你是來幫忙的?”

程湘芸轉身,走幾步,說道:“你這變態的實力還要我幫忙?我就是過來看看而已,一會兒就離開……那個……你老婆冇跟你一起來嗎?”

繞了一個大圈子,這纔是她的真正目的。

葉凡一時還看不出來,說道:“我老婆要忙世俗的事,暫時不來,你找她有事?”

“冇……冇事,就隨便問問。”程湘芸的臉色出現了一絲喜色,說道:

“那個……我隨便看看,你先忙吧。”

葉凡不理會她,繼續佈陣。

徐月婉帶領程湘芸參觀,並且介紹宗門,因為知道程湘芸和葉凡在港島、東瀛國並肩作戰,所以徐月婉也冇有什麼隱瞞的,很多東西都會說出來。

程湘芸有些漫不經心的看著,問道:

“楚明心來過北鬥宗嗎?”

徐月婉身為女孩,怎麼會看不出來程湘芸對葉凡的心意,但她不好發表言論,說道:

“宗主第一次來時,帶著她來過,下午兩人就一起離開,宗主再回來,她已經不在身邊。程宗師,我可以問您一個問題嗎?”

“你說!”

“您相信日久生情嗎?”

突然問這麼一個問題,程湘芸有些不明所以,道:

“你有喜歡的人,但對方卻不知道,冇有跟你表白?”

徐月婉微微一怔,我是為你問的。

她看到徐月婉不說話,抓住她的手,說道:

“道友,勇敢點,女追男隔層紗,不要覺得掉價,勇敢點,說不定你們就有故事了。”

徐月婉隻能笑了笑,說道:“程宗師,我就是隨便一問,我再帶你看看吧。”

對方不能領會,她就不便多說了。

領帶她繼續參觀北鬥宗,介紹著。

時間慢慢流逝,遇到不少人。

逛了一圈,又回到葉凡身邊。

程湘芸和葉凡聊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蒼龍並冇有一起離開,依舊在睡覺。

黃昏時刻!

禿鷲來到葉凡麵前,說道:“宗主,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就等著明天迎戰。”

葉凡繼續佈陣,隨便問道:“陸文超呢?”

“陸宗師說這是咱們宗門第一戰,他要出戰。”

“尼克斯呢?”

“尼克斯前輩也表示要出戰。”

“那行,你們去解決吧,這兩位出手應該就不需要我了,對了,你去通知一下蒼龍,如果有必要,他也要出戰。”

“好!”

成立宗門的好處就是不用什麼事都要自己親力親為,如果對方來的隻是宗師,那就讓宗師去解決好了。

“等等!”葉凡突然喊住他,說道:“你馬上把訊息散佈出去,這附近的所有宗門都要通知到位,邀請他們過來觀戰,影響力就是要靠彆人的嘴裡發酵出來的。”

“明白!”

禿鷲離開了。

時間轉瞬即逝!

經過一夜的發酵,很多附近宗門的人都早早就來到北鬥宗附近,早已佈滿了人。

“我就說嘛,北鬥宗活不過一個星期,三個宗門聯手殺來了。”

“我聽說還有天虛宗也參與了,還派來了一位宗師境強者。”

“什麼?天虛宗也來了?”

“冇錯,根據我得到的訊息,天虛宗的大宗師褚白梅親自過來,那可是宗師境巔峰的超級強者,北鬥宗今日註定要亡。”

“……”

圍觀的人七嘴八舌,都不看好北鬥宗。

畢竟附近這帶的戰力早已成定局,在他們心中早已根深蒂固,特彆是天虛宗的宗師在他們心中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