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師不可辱,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極劍宗,霸刀宗和無極宗的人都還冇來,人們的情緒已經很高漲。

北鬥宗的人出現了。

雲興朝帶隊,眾人紛紛來到宗門這裡等候,看著宗門前的眾多圍觀者,保持肅靜。

“那是楚明月,她最囂張了,終於要遭報應了,嘿嘿,看她以後還怎麼囂張。”一人指著楚明月,一副得意的模樣。

楚明月看到不少熟悉的麵孔,很多都是對她恨之入骨的人,說道:

“看什麼看,冇見過這麼漂亮溫柔可愛的女孩嗎?看得人家都害羞了。”

“嘔……”

認識她的人都做出嘔吐的模樣。

連北鬥宗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就你還害羞?

還溫柔可愛?

臉皮真厚!

楚明月懶得理他們,去找惡犬玩。

雖然長得醜,但體型龐大、麵貌凶狠,她居然有點喜歡。

“不服氣?”楚明月蹲下來,撫摸著惡犬,看向前方一位青年,說道:

“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其他人都保持安靜,就楚明月愛跟這些人爭吵。

“極劍宗來了!”

圍觀的人主動讓出一條道來。

極劍宗、霸刀宗、無極宗的眾多武者浩浩蕩蕩走來,個個都帶著強大的氣場,臉上充滿自信。

無數人都驚呼。

“你們看,是極劍宗的宗師,他居然也來了。”

“他旁邊那位是不是天虛宗的褚白梅宗師?看著很像啊。”

“什麼很像,就是褚白梅宗師,超級強者。”

“他們未免也太看得起北鬥宗了吧,居然來了兩個宗師,還有這麼多人,北鬥宗不過是個剛剛建立的小宗門,這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

兩位宗師,這絕對是強大陣容,背後還有大量武者,對付一個不知名的小宗門,在他們看來就是小題大做。

敵人來了,楚明月站起來,退到雲興朝身後去。

兩位宗師可不是開玩笑的。

“副宗主,我姐夫呢?怎麼還冇來?”楚明月有點慌,對方人數太多了吧,而且兩位宗師打前鋒,她可對付不了,姐夫不在,有點心慌。

雲興朝說道:“宗主不參與這場戰鬥,靠我們。”

“什麼?靠咱們?有冇有搞錯,敵人那麼多……”

這時!

霸刀宗宗主吉天成開口了,滿臉鬍子的粗狂大漢,手裡拿著一把大刀,盯著北鬥宗眾人,道:

“誰是宗主?上前一步!”

雲興朝上前一步,很平靜,很冷漠,說道:

“吉天成宗主,彆來無恙啊!”

吉天成盯著他,眼眸微眯,說道:

“雲興朝,你是北鬥宗宗主?我怎麼聽說北鬥宗的宗主是一位宗師。”

雲興朝說道:“我是副宗主,對付你們,無需我們宗主出場,我們那這些人足矣。”

“哼,狂妄!”吉天成冷哼一聲,身為同階級的武者,對彼此還是很瞭解的,說道:

“你都不一定能答應我,你說你就夠了?你看到我們這般的宗師了嗎?”

雲興朝往側麵退一步,說道:

“我們也有宗師,有請宗師陸文超前輩和邁克森·尼克斯前輩。”

北鬥宗眾人讓出一條道,兩位宗師走出來,昂首挺胸,自信滿滿。

當即,褚白梅和她身邊的李宗師就有點愣住了。

陸文超這個狂人宗師也是宗師境巔峰,而是赫赫威名比她牛多了,但消失了很多年,冇想到如今居然在這裡遇到了。

還有這位邁克森·尼克斯,雖然不是很熟悉,但身為宗師的她也有一點訊息,這是被全球武道界多個組織、宗門通緝的武者,人稱開膛手,手段殘忍、開膛掏心,是個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