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狂人、一個狠人。

兩個都是凶名遠播的宗師,實力不弱。

“居然是你們,陸文超,你消失了那麼久,你這些年經曆了什麼,居然淪落到一個小小宗門,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如果你願意,我們天虛宗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陸文超看著她,很平靜,說道:

“褚白梅,恕我直言,你們天虛宗還真不如這小小宗門呢,你們已經遇到天花板,發展不下去了,而北鬥宗纔剛剛開始,天花板比天高,不是你們能比擬的。”

褚白梅冷笑一聲,說道:

“陸文超,你是看不清局勢嗎?你看看你現在身處的環境,你們兩個宗師巔峰,我們也是兩個宗師巔峰,你再看看我們身後的弟子們,彆說什麼天花板比天高,能不能活過今天還是個未知數。”

輪人數,北鬥宗直接被碾壓。

北鬥宗撐死二十人,對方至少五百人之多,差距懸殊。

但陸文超一點都不慌,如果他們撐不住了,還有宗主,人數再多,在宗主麵前就是一個數字。

實力跟不上,都是炮灰!

陸文超淡定的說道:“王五,帶你的狗離開,我倒要看看他們如何滅我北鬥宗。”

王五是世俗之人,帶著惡犬退後,坐在台階上,看著下方。

邁克森·尼克斯說出蹩腳的普通話,道:

“陸,跟他們說那麼多廢話做什麼,廢了他們就是了,那個老頭給我,這個女人給你,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陸文超開口了,道:“退後十米,誰敢進宗門一步,開殺!”

眾人紛紛退後。

陸文超心中已有了計劃。

褚白梅給身邊的一位武者小聲說了一句話,那位武者馬上轉身離開。

她第一個踏上去,進入北鬥宗宗門之內,手持一把利劍,一瞬間,劍芒激射,劍氣橫生,長髮盈空飄蕩起來,冷漠的說道:

“今日,踏平北鬥宗,誰擋殺誰!”

陸文超拿出一把劍,眼眸輕閉,一股颶風在周身狂襲,劍氣在周身激盪起來,瘋狂炸裂,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變得有些遲緩。

猛然睜眼,一道淩厲的眸光變得冷漠無比,一股殺意瞬間瀰漫,劍氣更強,一道劍芒閃爍而出。

抬手,揮劍,劍芒怒斬,空氣都被斬破,直斬而出,呼嘯而去。

人影如疾風、殺過去。

褚白梅手中利劍一橫,恐怖的劍芒爆發出來,迎接過去。

兩人手中之劍留下一道道殘影,劍勢驚駭。

鏘!

火光四射,照耀四方,兩人身影如同鬼魅糾纏,一時難分勝負。

“殺!”

吉天成大喊一聲,帶領身後眾人殺儘北鬥宗。

一把狂刀揮動,彷彿具有毀天滅地的威力,無儘刀威狂砍下來,斬破天地般,殺過去。

武建華揮動手中利劍,殺意橫生,道:

“給我殺!”

身後眾人跟隨著他的步伐殺過去。

一場混戰一觸即發!

唯一冇有動手的是邁克森·尼克斯和極劍宗的李宗師,兩人的眼眸對視,無聲的硝煙已經開始瀰漫開來。

終於!

李宗師率先出手,一把利劍鋒芒畢露,劍芒狂閃,揮動著劍勢宛若破開大地,嘴裡呐喊道:

“極道劍義,一劍穿山!”

劍芒淩厲、直搗而來,劍芒刺穿空氣,劍勢越來越強,牽動著腳下的大地之力。

邁克森·尼克斯爆發出磅礴的氣勢,宛若一隻從深山走出的巨大蠻熊、踩著大地衝過去,右手握拳、宛如手持一座大山。

拳勢驚駭、橫推一切,彷彿把一切都不放在眼裡,眼裡充滿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