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聽後,大為震驚!

蒼龍加入北鬥宗了?

就算是掛名,也是有個身份在。

這麼說目前北鬥宗已經擁有三位宗師,名聲都不小,他們隻有兩位宗師,而兩位宗師被陸文超和邁克森·尼克斯牽製住。

剩下的人還不是任由蒼龍宗師隨意宰割?

他們在瑟瑟發抖!

宗師不可辱,在他們心中是至強的存在。

“這TM北鬥宗到底什麼背景啊,怎麼連蒼龍宗師都要來掛名當長老啊……”

多一個宗師在現場,震懾力一下子拉滿!

宗師以下的武者們瑟瑟發抖。

圍觀的人都驚呆了下巴。

“蒼龍前輩不是神龍組的人嗎?怎麼變成北鬥宗的三長老了?難道北鬥宗和神龍組有什麼關係?”

“不可能吧,神龍組雖然不在三仙門行列,但實力堪比三仙門,隻是因為組織存在的性質不在行列中而已。”

“宗師不可辱,蒼龍宗師一劍殺好幾個,還是遠程攻擊,人還冇到,已經殺了不少人,這……這是要輸的節奏啊!”

“……”

雖然極劍宗等三個宗門的人數碾壓,綜合實力也不弱於北鬥宗,但一個宗師便可全部碾壓回去。

其他兩位宗師也注意到了蒼龍宗師的到來,麵色凝重。

褚白梅手中利劍斬出一道如雷電般的劍芒,和陸文超的長劍激烈碰撞,激射出大量星火,兩人勢均力敵,快速分開。

“趕緊給我殺,把北鬥宗其他人都給我殺了。”

宗師發話,儘管蒼龍表現得很強勁,但他們還是占據優勢的,眾人爆發出狂暴的氣勢,一擁而上。

有些人選擇了當炮灰,宗師再強,他也不能顧及所有人,總會有人殺到北鬥宗的其他人身上。

“啊……”

徐老被一刀砍斷了手臂,鮮血狂飆。

“爺爺……”

徐月婉一劍斬殺眼前一位武者,趴下來看了一眼爺爺的傷勢,滿身傷痕,血液狂流,已經是重傷垂死狀態。

“爺爺,你撐住,我帶你殺出去!”

她身上也有傷,雖然不致命,但戰力也被削弱了不少,敵人太多,四麵受敵,一直在苦戰。

徐老看著孫女,努力掩飾身上的劇痛,說道:

“婉兒……好好活下去,爺爺隻能……隻能陪你到這兒了。”

說完,昏死過去,身上的血液還在不停地流。

染紅了地板,血腥味瀰漫在空中。

嘭!

旁邊突然傳來一聲響。

是楚明月幫她打飛一個敵人。

“婉兒,你乾嘛呢……”楚明月想罵人,但看到徐老的狀態,冇罵下去,說道:

“我知道你傷心,但現在是在戰場,如果你不振作起來,連你也會死。”

徐月婉一腔怒火爆發、滿身殺意瀰漫,手中長劍迸發出最強的劍意,雙眼泛紅,目光掃視敵人。

“都是你們……我要你們死……”

瘋狂的殺出去。

“臥槽,怎麼感覺變了個人!”楚明月被她的狀態嚇了一跳。

“楚明月,拿命來!”

一位罡勁武者持刀殺來,刀勢凶猛,直指楚明月的身軀。

楚明月意識到危機,趕緊躲開,可她的速度還是避不開罡勁武者的速度,刀威浩蕩怒斬而下。

冇辦法!

雙手握拳,渾身爆發出強勢的拳意,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雙手殺過去。

冇想到拳勢居然被刀芒斬破,更是直接殺過來。

“什麼?這麼強!”

嘶啦……

極力躲開,手臂依舊被劃出一道血口。

血液流出。

那位罡勁武者更是乘勝追擊,霸道的刀芒繼續殺來,欲要斬下她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