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

一道劍芒從天而降。

鏘!

擊中長刀,救下楚明月一命。

楚明心臉色都蒼白了。

罡勁武者詫異,回頭一看,眼眸凝重,殺意依舊在瀰漫,冷漠說道:

“蕭景天!”

楚明月順勢看過去,二十多位武者並排出現,每一個都充滿殺意、精神抖擻,目光淩厲的盯著眼前的戰場。

“蕭家蕭景天前來助陣,與北鬥宗並肩作戰!”

話畢,縱身一躍,手中利劍揮動,無儘劍芒斬出,落地之時,血花迸濺,朝著楚明月的方向就殺過來了。

“蕭家蕭雅前來助陣,與北鬥宗榮辱與共,殺!”

蕭雅如同飛燕,踮起腳尖,奔襲而來。

“蕭家蕭驚天前來助陣……”

蕭家弟子一個個報道,一個個殺進來。

他們都曾經受惠於葉凡,如今北鬥宗受難,他們必須要來幫助。

同時也是受到了家族前輩蕭瑟指令,他們日後可以在北鬥宗修行,這裡以後就是他們的第二個家。

昨晚接到蕭瑟的電話,連夜趕來。

“蕭家?這是燕京那個世俗家族蕭家的武者?我記得這些人都不強啊,怎麼突然……”

“蕭景天居然已經是罡勁中期的武者了,他……怎麼會進步這麼快?”

“不僅是蕭景天,你在看其他人,蕭雅、簫柔、蕭驚天那些人……一個個都是罡勁期武者,這到底怎麼回事?”

在場的除了宗師,罡勁武者的數量也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蕭家二十多人要麼丹勁、要麼罡勁,如狂龍如海,到處獵殺,一刀一劍必有鮮血迸濺而出。

加上一個蒼龍宗師,局勢在逆轉!

站在遠方觀看戰鬥的程湘芸和陸瑤兩人就像看戲一樣,不過也冇多大興趣。

“葉凡都不出來的,冇意思!”陸瑤有些歎息。

葉凡在東瀛國一戰、在港島一戰都相當經典、而她並冇有機會在現場觀看,特意過來想看葉凡展現神威。

結果葉凡居然不出手。

葉凡在港島和東瀛國的戰鬥,雖然華夏武道界影響不大,但作為和葉凡有過交集、還是神龍組的人,陸瑤還是瞭解不少的。

程湘芸也以為葉凡會出現,也是專門來看葉凡的,說道:

“雖然極劍宗和霸刀宗他們人數較多,但蕭家的加入,結局已定,還有一個蒼龍,冇有任何懸唸了。”

兩人調頭離開人群。

沿著北鬥宗的宗門邊界線走,去尋找葉凡。

終於看到葉凡坐在一個山丘上,一直關注著門口的大戰。

“葉凡!”

程湘芸走過去,縱身一躍,來到山丘上,站在他的身邊,說道:

“你在這兒看戲,也不去幫忙。”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我要去了,還有他們什麼事啊,這是給他們應對困難、增加戰鬥經驗的機會。”

程湘芸冷笑幾聲,說道:“說得好聽,你自己都不佈陣了,小心翼翼的關注那邊的戰局,我看你也不放心吧,隨時都準備出手吧。”

葉凡苦笑,一臉無辜的說道:“你也知道,我們北鬥宗人本來就少,我總不能讓損失太過慘重吧,我可不想當光桿司令,你們來這裡乾嘛?彆跟我們扯上什麼關係,到時候連累到你們神龍組的聲譽。”

雖然葉凡不親臨現場,但護宗大陣已經完成雛形,完全可以操控陣法救人,而且以他的實力,站在這裡也可以遠程殺人。

不慌!他要看看這些人的戰鬥能力以及應變能力。

一道劍光在天空中盤旋,劍氣橫生,無儘的壓迫感碾壓下來,下方不少弟子感覺到寸步難行,抬頭看到一道恐怖的劍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