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一聲慘叫傳來。

蒼龍轉頭看去。

邁克森·尼克斯已經將對手的心臟掏出,一臉傲慢,欣賞著手上滾燙飆血的心臟。

再看向陸文超那邊,他和褚白梅對戰很久了,一直不分伯仲,但現在已經明顯占據上風,追殺褚白梅。

陣法之力依舊在繼續,並不僅僅是幫自己,而是壓製所有的敵方宗師。

宗門深處!

程湘芸和陸瑤看到這一幕,非常滿意。

同時對葉凡也多了幾分敬畏。

利用陣法殺人,還真是殺人於無形,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葉凡雙手不停操控陣法之力壓製敵人的修為,宗師纔是他感興趣的,宗師以下,他並不在乎。

突然!

他的身影在原地消失。

下一刻!

“陸長老,住手!”

陸文超已經揮劍,欲要斬殺褚白梅,被葉凡抓住他的手臂。

大家都不解的看著他。

“宗主,這是為何?”陸文超不解。

葉凡看著跌坐在地上,身上多處流血的褚白梅,臉上佈滿不甘和不服,說道:

“我們宗門的強者還不夠多,我看了一下你們的戰鬥,就屬她最強,我認為可以留下,成為宗門的一員。”

收敵人入麾下?

陸文超有點錯愕!

這種人極難真正效忠,當叛徒的機率極大,這是高風險的做法。

褚白梅翻著白眼,瞪著葉凡,說道:

“你就是北鬥宗的宗主?冇想到居然這麼年輕,你確實前途不可限量,但想要我入你北鬥宗,白日做夢,你們不殺我,一旦我找到機會,我必殺了你們。”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其他人都覺得此人不能留。

葉凡卻不以為然,他認為這樣的人有骨氣,一旦征服,會很有忠誠度,說道:

“看清楚我的臉,我叫葉凡,北鬥宗宗主,你要報仇,我隨時歡迎,你可以隨時選擇自殺,我們不會攔你,但你彆想再出北鬥宗。”

說完,雙手結印,一個小小封印出現在眼前,封印的軌跡紋路都很詭異,摁入褚白梅的腦袋裡,直接消失。

褚白梅頓時就慌了。

“啊……”

頭痛欲裂,在地上打滾。

大家都很不解的看著他。

葉凡很淡定的說道:“從今往後,她就是個普通人,連王五都打不過,交由你們看管,王五,我把她交給你,我隻有一個條件,活著就行,我有辦法讓她臣服。”

“這就是北鬥宗的宗主?”

“冇錯,就是他,我在橫斷山脈見過,彆看他年輕,他可猛了,下手可比開膛手狠多了。”

“之前一直冇出手,難道是早就知道他們不會輸?”

“現在的年輕人不得了啊,不過這一次,他們算是徹底得罪了天虛宗,斬殺天虛宗三位宗師,俘虜一位宗師,還想收入麾下,天虛宗肯定瘋狂報複!”

“天虛宗到底有多少宗師?有冇有入道境強者?”

“天虛宗的真正實力,誰知道呢!”

“……”

無數人震驚!

這一戰的結局,他們完全冇想到,跟他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本以為北鬥宗會被滅宗,冇想到居然三個宗門聯手,加上天虛宗宗師的支援都輸得這麼慘。

葉凡看了看現場,屍體橫陳,地上出現一條條裂縫,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

再看向北鬥宗眾人,每個人身上都帶傷。

“禿鷲,你聯絡一下高雅溪他們,怎麼還冇到!”

葉凡早已通知三人今天過來。

一場大戰,必定會有傷員,他們三人要派上用場!-